中國特區 回首頁

失去新中國:美商在中國的理想和背叛


/綜合報導


http://www.southnews.com.tw

 《失去新中國:美商在中國的理想和背叛》
 (Losing the New China: A Story of American Commerce, Desire and Betrayal)
 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著,
 遭遇書局(Encounter Books)2004年4月1日出版,
 精裝本250頁,定價25.95美元。


 葛特曼於1998至2001年間在中國工作,三年堨L先後在一家電視記錄片公司和一家為美國公司開拓對中國業務提供諮詢和幫助的公關公司任職。

 剛到北京時,葛特曼滿腦子都是中國經濟快速增長、處處充滿了商機以及他們將帶給中國自由之類的想法,但很快他就發現自己錯了:那家電視公司逐漸成為為一個專門為政府製作宣傳片的組織,他所在的公關公司則只知道設法幫助駐中國代表去欺騙他們在美國的上司,以及向來中國訪問的國會議員推銷種種有關中國的神話;他發現,新一代冒險家不但沒有給中國帶來自由,相反地,他們正在幫助中國營造一個更有利於專制統治的環境,民主在今日中國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經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對財神和戰神(關公)的膜拜。

 1990年代以來中國的狀況是,一方面政府加強了對年輕一代的愛國主義思想教育──葛特曼親身見證了1999年北約戰機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後,中國反美運動的興起以及西方民主日漸被質疑,同時開始有意識地按對中國是否友好為標準,區別對待在中國的外國企業;另一方面則是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包括政治上的苦悶和經濟上的拜金風潮,無論是精英還是草根階層都日漸犬儒化,社會道德倫理整體下滑。

 面對著這一深刻的變化,葛特曼指出,新一代冒險家不得不痛苦地放棄自己的企業道德文明,「入鄉隨俗」,去接受中國的遊戲規則,並且開始以提供高端技術為手段去取悅中國政府;這一切使得他們深深地陷入理想與現實相衝突的兩難困境,一方面他們相信自己所做的是徒勞之舉,是對自己的理想的背棄,一方面卻不得不繼續向外鼓吹中國神話,以作為他們繼續在中國存在的理由。

 葛特曼在書中披露出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如摩托羅拉公司代表向他吹牛說他們是怎樣例行公事般地向中國官員行賄以打開市場;亞洲全球交易公司(Asia Global Crossing)的經理銷毀公司的支出記錄以掩蓋公司的虧損;駐中國企業為了應付檢查,動用公款為總公司的代表提供五星級酒店和妓女服務等等。

 葛特曼說,在他所在的北京商業圈子堙A成功與否不僅僅是按市場的佔有率來衡量,而且還按為中國軍隊建立高科技研究中心貢獻多少和在華盛頓為中國遊說的能力來衡量。

 作為一名持「自由企業能改變一個社會」信念的威爾遜式理想主義者,葛特曼是滿懷夢想來到中國的,但他看到的卻是一副墮落的圖景:這些試圖改變中國的新一代冒險家們竟然變得和中國本土的企業一樣,行賄受賄,同時將中國視為他們傳說中的黃金國和安逸鄉,心甘情願地讓自己被不正當的利潤和異國情調的性夥伴所引誘,沉醉在新世紀的東方幻夢中。

 與這些相比,更讓葛特曼覺得痛心的是,一些美國科技公司為了攫取利益,竟然出賣自己的尖端技術。比如,思科向中國政府提供技術,幫助他們實現對網路的監控、管制和封鎖,使得中國的網路成了一個封閉的世界;而資訊的不自由正是民族主義在中國各個高等院校的網路、甚至商業世界蔓延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葛特曼指出,所有這些不但不能推動實現一個自由世界理想中的中國,相反卻有可能將中國變成一個威脅美國利益的國家。他於早些時候寫就的《誰失去了中國的互聯網?》(Who Lost China's Internet? )一文就是對這一現象的哀歎。

 歷史似乎陷入了輪迴,儼然又回到了50多年前史迪威和陳納德所面對的那個中國。葛特曼悲哀地提出了這樣一個令人沮喪的問題:在現在的中國,到底是西方冒險家改變了中國更多,還是中國改變了他們更多一些?很顯然,葛特曼的答案更偏向於後者。正因為此,他認為美國現行的對中國認識和政策是失敗的,需要進行深入的反思。

 自尼克森再次打開中國大門以來,美國對中國政策的核心一直是以接觸(engagement)取代對抗,從而達到和平演變中國的目的,為此,美國政府鼓勵商業冒險家到中國經商。葛特曼指出,這種演變政策一勞永逸地認為,在商業世界塈Q益和正義是可能二者兼得的,遺憾的是中國的現狀證明了這一政策的失敗;不改變這種做法,美國將最終失去中國。

8

2005.08.07

最近更新目錄

中國特區 回首頁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