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區 回首頁

中國──沒有公民社會的國度


沙普尼


http://www.southnews.com.tw

 美國《華盛頓郵報》十日報導指出,面對越來越來越多,越來越高張的抗議事件,中國政府對保持穩定,越來越擔心,除轉知全國地方,注意撲滅(農民)暴動事件,更警告庶民,政府將不會容忍示威暴動(譯註;這意味著從1989年以來,強硬對抗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的政策,完全沒有改變)。

 報導說,一連串示威抗議,更由於政府對新聞檢查的鬆動,加上現代科技,包括手機,網際網路越來越普遍,而更加擴大──根據官方學者的研究發現,連偏遠地區農村的農民,都普遍擁有手機,農民動員加入抗議之勢,越演越烈──雖然中國共產黨試圖以新聞檢查的方式,壓抑媒體報導「動亂」,消息散佈之快,仍以前所未有之勢,到處流竄傳播。

 《華盛頓郵報》說,暴動示威如此頻繁並公開化,讓胡錦濤相當頭大,根據官方學術單位調查,中國高官了解到,此種趨勢將危及經濟成長的正面效果,並進一步削弱一黨專政的權力基礎──如果這種勢頭繼續的話,為了維持社會穩定及和諧,胡錦濤和溫家寶也不斷在演說中強調類似口號。

 該報說,黨傳聲筒《人民日報》在7月28日以頭版評論呼應黨中央,批評說,任何企圖以示威,做為規正中國邁向「市場經濟」所產生的社會不公的手段,都將「遭受法律之制裁」,評論員文章還在中央電視台重複播放,並由官方新華社轉載,附帶若干官員的重要警告。

 報導說,任何試圖解決此類(不公平)問題的方法,都必須依循法律規定,並考慮社會的穩定,這篇評論員文章說「必須依賴黨的領導,依循政府,法律,政策以及體制」。

 該報又說,根據一名官員轉述,在上個月一次內部會議當中,他親耳聽到中國公安部門領導周永康()說,全中國各地農村發生的民變,快速增加,光是去年一年就發生74,000次,參與人數高達376萬人──增長勢頭令人訝異。

 姑且不論《華盛頓郵報》這篇文章的來源,過去《華盛頓郵報》曾同情「土地改革者──指建政初期的中共」,這篇文章正反映出,當代美國學界相當熱門的中國「和平崛起」學說,逐漸面臨批判和反面證據。

 事實上,太多專研中國的學者已經指出,中國「和平演變」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國內所得級距拉大,所得分配不均造成社會不公不義持續擴大──而這種趨勢,是農民運動起家的中共,非常敏感的,然而,事實上中共對這種趨勢的擴大,又完全使不上力──「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既是列入黨綱內的既定政策,就不能解決日益擴大的所得差距,加上「太子黨」腐化速度,超乎老一輩參加過長征的老革命家的預期,官僚和特權階級成長速度之快,以及因為加速資本積累(capital accumulation)過程中,公部門經濟急速擴張(這點,和中國經濟宏觀調控部門想達到的目標,剛好相反)──雖然大幅刪減國營企業部門對國企員工「從搖籃到墳墓」的照顧負擔,但是官僚變賣國家資本,投入私營經濟的型式,卻越來越多樣化──北京最豪華的五星級涉外飯店(王府井飯店),竟然是解放軍政戰部出資興建並親自參與經營,解放軍還利用廉價的勞動力,製造,經營,甚至自設門市販賣,──您一定很難想像,從各式輕重武器,到女用化妝品和內衣──一點都不誇張,翻翻中國各地地方性的報紙(尤其是64前出版的),就知道筆者所言不虛。

 解放軍不但賣化妝品和內衣,更對若干第三世界國家輸出軍火和長程彈道飛彈技術──巴基斯坦核彈之父甘博士(Dr. Khan)投誠後就坦承,巴基斯坦長程彈道飛彈部分零件和技術,來自中國(部分似乎來自台灣)──而這些「業外收入」,全進了各單位的「小金庫」。(參見關於中共解放軍「小金庫」之研究,筆者在就讀研究所期間,也參與過對於中國政府部門「小金庫」的研究,不過,由於該計畫由國防部專案補助,不知正式對外公開否?有興趣者可以參閱國防部研究單位網站相關資料。)

 農民,無論是在過去的國民黨政權,或是後來穿著「土改者」外衣的中共掌權時期,一向都是弱勢中的弱勢,比之「城市無產階級」還要悽慘──相關文獻汗牛充棟,以Mark Shelton的著作來說,證據相當充分()。

 「城市包圍鄉村」起家的毛,建政後,國家政策卻對提供奶水,餵養共黨壯大的農民,充滿壓榨和歧視,三反五反,三面紅旗加人民公社大躍進,餓死加鬥死的上億人,多集中在農村,城市的工人階級卻是少受波及。

 更慘的是,老鄧復出掌權後推動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1979),要求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獲利的也多半是城市或城鎮居民(例如有名的珠江三角洲區域,和蘇杭地區的「鄉鎮企業」),農村則在「白條」(官方向農村借糧,卻以完全無法兌現的「收據」應付之,稱之為白條)無限度壓榨之下,淪為資本積累的基地──和5,60年代台灣農村(在以「肥料換稻穀」和出口替代政策下)所扮演的角色,極為類似。

 相對於潛在的「三農問題」(中共術語,農民、農村、農業,合為「三農」),另外,在「黃禍」這部小說描述的最可怕場景,還有中國因內戰+飢荒,所引爆的裂解,事實上,有已經有許多學者對這種可能的形勢,提出警告和預測。

 諸侯割據──一個早從中國這塊殘破大地上,消失許久的政治型態(秦統一天下,開創全世界歷史上第一個中央集權的大帝國,已經有近三千年的歷史)──有沒有可能再度出現呢?

 這是預測的問題,而社會科學家顯然忌諱提出這類預測,不過,部分歷史學家(或比較「熱心」的當代區域研究專家)則認為,並不是不可能。

 尤其和中共七大軍區的地理分布相對照,不難看出這種預測或「臆測」,不無道理。

 缺乏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力量的中國,每逢動亂紛起,第一個起而自保的集體單位,莫不以「軍閥」的型式出現,不論是春秋戰國、東漢末年,或是民國初年,孫文革命失敗(形式上似乎是成功,實質上卻只是複製歷史──軍閥割據,否則為何還要「東征北伐」耶?)後,莫不如此。

 因此,部分學者或史家預言,中國未來如果出現中共政體無法承受或收拾的亂局,七大軍區的軍頭們,正好取代戰國七雄,揭竿而起,取代中央集權政府,軍閥割據的局面再現,確實是相當有可能。

 讀過「黃禍」這部三冊小說的讀者都知道,故事的結局是:台灣趁機介入中國內亂,中共被逼動用核武反擊(對照目前數目持續增加,瞄準台灣的6,7百顆飛彈,很難排除這種可能──即便台灣想自外於中國內亂的漩渦,完全不介入,飛彈還是可能莫名其妙飛過來),台北等大城市被炸,台灣也發射僅有的幾顆核彈,報復北京,甚至派特遣部隊「反攻大陸」──結局是,中國分崩離析,台灣也討不到便宜,部分城市變成焦土。

 目前的台灣,顯然根本無意「反攻大陸」──從60年代以降,這已經是一句公開虧KMT的笑談了,然而,中國為何要在台灣完全沒有威脅性的情況下,佈置這麼多M族飛彈,值得我們從這個角度,仔細深思。換句話說,這種「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猜忌和疑懼,正反映出中國獨裁政權,色厲內袵的本質。

 唉,有個手中有汽油彈,既善妒,又疑心病重的「歹厝邊」,真是倒楣啊!

8

2005.08.10

最近更新目錄

中國特區 回首頁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