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區 回首頁

中國把手伸向海外打擊異議人士

推到Plurk  Facebook分享

/綜合報導

 

 根據《美國之音》報導,近年來,中國對海外異議人士的打壓出現新趨勢,一方面對其在中國的親屬騷擾和脅迫;另一方面直接在海外對異議人士施壓。

 中國知名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對海外異議人士的打壓日漸頻繁。異議人士雖然身處海外,但是並不安寧。他們本人或者家屬,乃至親朋好友,經常遭遇中國當局的壓力。而且打擊異議人士親情軟肋的做法似乎很奏效。

 胡佳:「我有很多微信群,幾乎可以這樣講,每隔兩三天,就有海外的朋友向我抱怨,家人受到騷擾,又被約談了,又有領事館的人員和他們接觸。中方人員又是提醒,又是警告,等等。即使你到了另一個國家,那堣]不是你自由的地方。中共總有一根線,像風箏一樣牽著你。」

 據報導,中國維穩人員還以敲掉家人飯碗相威脅。旅美維權律師滕彪的妻子王玲曾在北京第一家外企工作。後來中國有關部門向王玲所在公司施壓,迫使她離開了工作了17年的公司。

 旅居美國的異議人士遊貴說,國保和國安曾找到他的家人,威脅登出他們戶口。沒戶口,生計就沒有保障。異議人士的親朋好友,往往在子女就業升遷等人生重大問題上受到當局壓力。

 胡佳說:「他們(中國當局)有越來越精的偵查情報系統。他們可以獲取很多在海外生活的人士的家庭狀況,就業等方面的情況,找你的軟肋,監聽國內家人的電話,知道你們在親情方面有哪些需求,知道你國內親屬,怕受到你的牽連,子女就業升學,兄弟姐妹的仕途,都可能成爲制約你的東西。在這種淫威之下,被迫妥協的人相當多,比例很大,比例真的很大。」

 逃到海外的異議人士及其家人經常感到自己被跟蹤。他們懷疑,這是中國公安和國保的特別行動人員已經將他們的監控觸角伸到海外。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的女兒安吉莉亞最近對英國媒體說,她在德國參加書展的時候,遭到三名講普通話中國人的跟蹤、拍照。這些人然後跳上一台小型貨車離去。她說,這些人顯然知道她的行動計劃。爲此,安吉莉亞曾到美國出席聽證會,要求國際社會應該對中國當局在國外的非法活動施加壓力。

 維族司機艾爾肯•庫爾班1999年出國到了加拿大。2013年4月回國探親,三天後就被派出所找去,瞭解他在加拿大和美國的活動,並且被要求充當中國當局在海外的耳目。

 胡佳說,中國對海外異議人士的跨境打壓還包括向海外媒體的滲透,「中共可以花費大量的外匯儲備去購買,例如收購媒體,包括華文媒體和西方母語媒體。比如,中國跟德國之聲有合作,中國就可以把一些反華的記者踢出去。可以收購在美國或者臺灣的華文媒體,讓這些媒體變成變相的海外環球時報,海外的新華社,潛移默化中傳導我的價值觀。」

 胡佳說,對於已加入外國國籍的異議人士,中國當局通過拒發簽證不讓他們回國來施加壓力。

 他說:「比如說,你已入籍海外,是外國人了,當局也可以不允許你回中國,在簽證上卡你。中國人最講親情。家族觀念很重。有人客居海外,幾年、十幾年、幾十年, 家堨籉顙き△L法返回。父母過世、兄弟姐妹子女嫁娶等大事,他們都沒有辦法回歸故里。如果要回來,好,一個交易的清單擺在你面前,例如保持在海外沈默,不要發表批評中國政府的聲音……」

 流亡海外多年的異議人士、詩人貝嶺對《美國之音》說,他母親行動不便,以輪椅代步,而且需要保姆24小時護理,但是他無法回中國探望母親。他說:「前兩天我還在跟我的父母說這個事情。母親說,我們見不到你,也知道你也不可能放棄你的信念,寫悔過書,認罪書。這還用講嗎?不寫這個回國門都沒有。不過我跟幾乎每個親戚都講了,此生很難回來,並且不要抱這個希望。」

 貝嶺多次試圖回國看望年邁父母。不過在深圳、北京等地闖關都被邊防攔下,禁止入境。一次在北京首都機場被原機遣返回德國法蘭克福,費用自負。

 跟貝嶺類似,目前是臺灣局居民的前「六四」學生領導人吾爾開希等許多人,也曾多次到中國口岸「自首」,希望能回去看望垂危父母,但均被拒入境。

 

2017.02.10

中國中央統戰部在高雄

http://youtu.be/FXK8L-OfA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