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區 回首頁

為什麼民主救不了中國

推到Plurk  Facebook分享

/黃文雄(日本)

 

 先從以下三點結論説起:

 ①只要「中國」存在,民主的中國永遠絕對不可能。
 ②民主中國也解決不了民族問題。
 ③中國人的夢同人類的夢是敵對的。

 半世紀來,因為我一直離不開社運、民運、獨運等等運動,在職業上也是媒體人,所以,比較有機會接觸世界各國各地的人士;當然中國的民運鬥士、甚至被漢人凌辱的所謂「少數民族」。以上三點有時是公開的、有時是私下的對談或爭論所得到的「如是我觀」。

 綜合以上三點結論、有時我很慎重的向各國各界的領航人確認。有時也經常同民運的闘士、志士們面對面的熱心探討。中國民運人士大都認為問題在「中國」。可是,中國民運人士以外的各國各界各族人士並不苟同。説清楚、講明白是「中國人」的「問題」,不是「國」而是「人」。

 漢人、華人在中國三分之二的「少數民族地區」或東南亞,大都被看成「強盜土匪」。比如越南人的「叔叔」胡志明也曾經公開說過「寧願吃法國人的糞便,也不願貼華人的屁投」,一言道破。台語説「牛牽到北京也是牛」。

 文革時代不少被鬥垮的中國知識青年冒死逃出祖國;不少有心的台灣海外父老出錢出力救援逃離中國的難民到歐美,大都「黃鶴一去」。不少留美的中國學生一到臺灣人教會,教會人士熱烈歡迎、出錢出力。事實上,他們的錢都比教會人士多上百倍千倍。

 臺灣人教會的運作很民主,中國人教友的兄弟姐妹很知道民主的「好處」,一旦民主選舉,會帶來一大堆「表決部隊」,民主的把臺灣人的財産搶走了。我常建議北美州的友好長老:你們至少要規定三年以上的會友經歴才有「投票權」,不要一直「飼貓鼠咬布袋」。

 有時我會質問民運的代表人物:「你們憑什麼可以達成民主」。「日本能,中國更能」、「世界都能,為什麼只有中國不能,豈有此理」。中國民運人士都很善辯,個性又倔強,有時爭得臉紅耳赤。意見不同,多談無益。

 有時我不得不話題一轉,説清楚講明白,「如果『五獨』想獨立,你的看法如何?」。「當然要人大會表決通過才算民主」。

 如果臺灣的年輕天然獨聽到這一類民運人士的回答,必定嗆聲「關你屁事」。名嘴鄭弘儀老兄也會淡淡的説聲「應由七十億以上的全人類來表決」。我當然也會忍不住的「X恁娘,你講什麼肖話,我是問你,不是問人大」。

 中國民運的集會有時也希望我能參與,甚至有時會請我在大會致詞。筆者大都「單刀直入」,廢話少説。忍不住的鷹派闘士會暴跳如雷,大喊「是誰讓他混進來的」、「把他幹掉」。

 「為什麼中國絕對不可能民主」?理由出自「天下國家」的結構,不是人的意思或努力、犧牲所能決定的。人類史上出現過各種國家類型,民主制度是小國的政治原理。「天下國家」的中國型國家原理,是「天下一國主義」的「大一統」,絕不可能譲鄰邦存在,又是以「馬上得天下」、「槍捍子堨X政權」、「全體(集體)主義」是中華的烏托邦。

 中國人自殷代以來,是最典型的「奴隸國家」。中國人最喜歡當「奴隸」,有革命青年鄒容和魯迅的奴隸時代區分,或黑格爾的論説可以佐證,在此不再贅述。

 20世紀的中國,從帝國、民國、人民共和國,有如走馬燈一直變來變去。連人民共和國也是左的馬克斯全體主義,變到右的法西斯全體主義。「義勇軍進行曲」雖然呼籲「不願意做奴隸的人民」「起來」,千呼萬喚也不起來,就已證明中國人喜歡當奴隸。

 人類的歴史並不是一直進化到現代的民主社會。羅馬帝國是由共和一直進歩發展到王國,由於領土的擴張而發展到羅馬帝國。中國也是同羅馬帝國的發展同一類型,由「百家爭鳴」發展到今日的「人民専政」由來有自,敬請中國的民運志士多多精讀世界史。

 【《台生報》編注】:所謂「五獨想獨立」,源自華媒的「五獨亂華」:疆獨、藏獨、蒙獨、港獨、台獨是謂五獨。前四獨是中國問題;台獨是從日本分離獨立,已是主權獨立,無關中國,不是所謂的「五獨」之一。(本文原刊於日本《台生報》第621號)

 

2017.12.14

中國中央統戰部在高雄

http://youtu.be/FXK8L-OfA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