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疆篇目錄

被高壓馴服的新疆


 /劉見林

 在19世紀後期至20世紀前半頁,中國的新疆地區頗受西方人、尤其是西方探險家們的關注。英國探險家斯坦因(Aural Stein)的名著《西域考古記》和《亞洲腹地考古記》就是這一風潮的產物。類似的著作還有很多。但在新中國建立以後,由於中國共產黨的內向政策,以及新疆土著居民維吾爾族人缺乏擅長英語而且喜歡與西方溝通的卓越之士,新疆這一地區很久以來幾乎從西方的視野中消失了。

 出於以下一些因素,這一狀況在過去的十幾年媯o生了改變:首先,中國越來越開放,外界瞭解中國變得相對容易;其次,蘇聯的解體,致使新疆之旁陡然出現了好些與屬於突厥語系(Turkic)的維吾爾人在種族上相近的穆斯林國家,新疆的對外往來管道增多了;另外,中亞地區近年來勘探發現了大量石油(新疆本身也發現了中國最大的油田)──這一方面促使中國政府更加關注該地區,但另一方面也吸引了眾多的西方巨頭;新疆的重要性發生變化也同中亞地區在全球地緣政治中的變化緊密相連。911後,中亞成為美國的關注點之一,隨著美軍在中亞各國建立了軍事基地,與該地區在經濟、文化和宗教上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新疆一夜之間成了中俄美三大國的地緣角逐中心。

 本期要介紹的三本著作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推出的。

 《新疆:中國的穆斯林邊境》(Xinjiang: China's Muslim Borderland)是一部論文集,其主編斯塔爾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中亞研究專案主任;《新疆:中國西北邊陲的穆斯林》(Xinjiang: China's Muslim Far Northwest)作者狄龍是英國杜倫大學(University of Durham)教授;《西部中國:新疆的馴服》(Wild West China: The Taming of Xinjiang)作者泰勒是前《金融時報》記者。 

 從內容上說,三本書有各自的偏重點。《西部中國》是普及性的歷史書,它簡明扼要地敘述了新疆從古至今的歷史進程,其間穿插了許多意趣盎然的插曲;《穆斯林邊境》和《西北邊陲的穆斯林》則更富學術性,從歷史角度出發,論述了新疆的經濟、宗教和文化現狀,並對當前問題的解決提出了自己的設想和建議。我們將這三部著作結合起來考察,可以大概瞭解當前西方知識界對新疆問題的主要看法和思路。

 首先,西方知識界認為,將新疆作為一個實體或接近實體的說法是近代晚期才有的。

 泰勒在他的史書奡ㄔX,直到18世紀,新疆不是被大國勉強地遙控著,就是處於無治狀態,這主要歸因於她廣袤、荒涼的沙漠,不容易被征服。比如,西元前104年漢武帝派6萬大軍出征該地區,結果只有1萬人活著回家。而18世紀之後,漢民族的身份得到了強化的明、清帝國加強了對新疆的征服和同化(泰勒指出,在此期間超過一百萬的當地居民被殺害)——雖然這一工作並不成功,激起了普遍的反抗,但中國政府對該地區的控制卻大大地鞏固了。

 只是在清帝國被推翻後至1949年這段時間堙A新疆一些領導人才得以利用中央政府因內亂和外國入侵而無暇顧及的情況下在當地建立了一些短命的「獨立政權」──這成了今日謀求獨立的維吾爾人的一個重要象徵,就像狄龍在其書媦g的那樣,於1949年被消滅的新疆共和國至今被敬奉為「一個曾經和未來的國家」之象徵。

 其次,這三部書的作者認為,中國歷朝的「漢文化優於其他文化」的心態——泰勒稱之為「中國的東方主義」(Chinese orientalism)──是導致維吾爾人不斷發起反抗的原因。在這種心態下,中央政府傾向於將維吾爾人視為有待開化的蠻夷之民,進而相信他們會歡迎文明的漢人的進駐。

 在新中國和新疆關係的問題上,傳統的西方研究者認為,中國共產黨和明、清等政府沒什麼兩樣,其政策是延續的,但這三部著作的作者們卻表示,共產黨比之歷史上的政權,政策更富有侵略性,幾乎達到了「殖民」的地步。如:在意識形態的推廣上,除上述的「中國的東方主義」外,共產黨還具有其本身的共產主義;維吾爾語被從當地學校的課程中刪除;遊牧民被改造成集體農業;除限制本地居民的人口出生率外,向該地區移植大量的漢族人口,結果1941年還占新疆總人口的80%多的維吾爾人,到1998年只能佔據不足50%了;利用該地豐富的能源為日益現代化的東部沿海城市服務等等。

 他們認為,這一政策的後果是:一方面,部分維吾爾人徹底放棄,或移居國外,或轉向販賣毒品,而另一方面,其他的人則更趨激進;這些人甚至放棄了混亂的內訌,變得更加團結,在其歷史上首次出現了「泛維吾爾身份認同」,這恐怕是中國政府所始料不及的。對此,北京的反應是「嚴打高壓」(Strike Hard, Severe Repression);911後更是將之與基地組織聯繫在一起,力圖使世界相信這些人是恐怖分子。

 最後,這三本書的作者認為,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在處理新疆問題上的政策是失誤的。

 他們認為,911後美國因為全球反恐需要,將一些維吾爾組織列入恐怖名單,另外上海合作組織中的中亞諸國在北京的經濟利益誘惑下認同並支持其觀點,林林總總這些都將促使維吾爾人更加激進化,從而有可能轉變成為真正的恐怖分子,對世界的安全造成嚴重的危害。

 出於此原因,他們建議美國及國際社會敦促北京在新疆地區恢復自由,實行開放經濟,就如同東部中國在過去所做的那樣。放鬆經濟限制是解決新疆危機最好的方式,因為一個有著一定經濟自由、獲得了有限自治權的維吾爾中產階級是不可能激進化的。這是符合包括北京在內的各方的利益的。而這一點,國際社會是完全可以通過利用中國的弱點,如她對石油的需求,經濟高度依賴外國投資等等,對北京施加壓力而做到的。(Washington Observer weekly)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4.08.19

回新疆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