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修理站國際瞭望台:亞洲首頁

冷靜的日本和激情的韓國


/樸正薰

 上週末,日本東北地區突發了芮氏7.2級地震,雖然此次震級不亞於四川地震,然而,受災情況卻出乎意料的輕微。死亡及失蹤人數僅22名,垮塌房屋也只有12座。

 面對22人對8萬人這一鮮明的對比,人們作出了種種分析。有人強調兩次地震的震級不同,而且地形地質也不同。但是,真正的理由記者還是知道的。從13年前日本阪神大地震中,就能找到答案的頭緒。

 1995年1月,6400餘人遇難的阪神大地震時,記者就在現場。倒塌著火的建築物、扭曲斷裂的立交橋,地震後的神戶如同人間地獄一般。

 在現場採訪時,看到地方電視臺播出的畫面至今仍歷歷在目。一對年過古稀的老夫妻生活了一輩子的房子倒了,妻子被埋在下面,丈夫在一旁關注著救援的進行。過不久,人被救援隊挖出來了,然而,卻是已經冰涼的屍體。電視畫面像播放紀錄片一樣把這一過程直播出來了。

 更讓人震驚的是下一畫面,得知妻子遇難的丈夫做了讓人意外的反應。他只是向救援隊員低下頭敬禮並大聲說了句「謝謝,辛苦了」,別說哭泣,連任何激動悲傷的表情都沒有流露出來。他機器人一般的冷靜克制深深震撼了記者。

 當時,整個神戶的氣氛就是這樣。幾乎聽不到痛哭喊叫的聲音,雖然失去了家人和所愛的人,但人們都只是靜靜地抹著眼淚。

 日本人真是冷靜。即便遇到大事,也把感情壓在心堙C但是,他們絕對不是忘記。不但不會忘,而且會幾年甚至幾十年地不屈不撓地研究琢磨。對此,我們也許會說他們冷酷無情、替他們著急,但實際上,他們只是冷靜,冷靜得讓人不寒而慄。

 或許,正是這種冷靜是創造了日本的「安全神話」。13年前的阪神大地震發生後,日本用「行動」代替了「眼淚」,為了預防地震再一次造訪,開始千方百計地尋求對策。

 把城市夷為平地的阪神大地震震級是7.2級。那次震後,日本大幅提高了建築物的抗震級別,要求住宅和大廈分別能夠承受7級和8級地震。就是說,即便再來一次阪神大地震,也能夠一定程度地承受。

 最近東北地區地震後的情況就是這種努力的結果。雖然與阪神大地震震級相同,但死亡人數卻只有22人。面對不幸,與其傷感,不如從源頭去努力避免不幸的產生。

 要說日本是冷靜的,那麼,韓國就是激情的。韓國人民的激情能量在每一個關口都顯示出驚人的力量。不過,也有容易忘卻的傾向。正因為如此,被大家稱為「暴躁戶」。

 每當遇到災情時,韓國全民上下眾志成城,哀悼、捐款等好不喧嚷。然而,轉身就會忘掉這一切,第二年還是重複遭受同樣的災害。10年之前還是10年過後的現在,同樣在遭受著一樣的洪水、一樣的颱風。試問,為何韓國就不能進步呢?

 在日本不容易聽到「瘋牛病」一詞。因為社會上有一種默契,儘量不要使用這一辭彙,而堅持使用BSE(牛海綿狀腦症)這一難懂的醫學用詞。原因是,提起瘋牛病就會產生「瘋牛」的非科學情緒,會引發不必要的恐慌。一方面,日本構建了全世界最完善的瘋牛病預防系統。他們選擇的不是盲目興奮,而是悄然做好了必要的對應措施。

 韓國民眾激情四射的瘋牛病情緒折服了韓美政府。堅決反對「瘋牛」的韓國國民爆發的能量,才能達成「禁止進口30個月齡以上牛肉」這一舉措。然而,這樣的激情能夠維持多久呢?也許,隨著時間的流逝,激情隨之熄滅,又開始淡忘這場轟轟烈烈的牛肉風波也不一定吧。(本文轉載自2008.06.20朝鮮日報,樸正薰/朝鮮日報記者)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8.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