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亞洲首頁

日本不能不想要軍事關係,又想要對等同盟


/久保忠衛

 推到 Plurk  Facebook分享

 ● 光表面就很糟的日美關係

 這種說法雖然很老套,但是,所謂的外交有表面也有內情。經由電視,看了鳩山由紀夫跟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共同記者會,以及隔天歐巴馬總統的演說,羅列一些客套的華美辭彙,其實也沒能怎麼樣。對採訪的記者來說,美軍普天間機場的移轉問題是否能儘早解決,才是最重要的新聞。問題真的很嚴重。

 首相説,「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的基礎。並且期待將來的深化及發展。」這大概是鳩山對歐巴馬的真心話,但嘴吧這麼說,看起來行動卻不是這樣。

 不論是普天間問題,或是在日美軍基地日本預算分擔的檢討、日美地位協定的重審,以及海上自衛隊在印度洋上的加油活動,我認為其問題的本質都一樣。日美同盟關係中最重要的是軍事同盟,而日本企圖擴大其他領域,以減少軍事相關的合作。

 共同記者會上,首相說,將支援阿富汗50億美金來代替印度洋的加油活動。首相還得意地說,這些錢要用在建設學校、高速公路、訓練警察,及幫助原來神學士的士兵習得一技之長等等民生用途。這些台詞以前都聽過。

 1991年波斯灣戰爭時,共有28個國家參加了多國派遣部隊,日本為了不用派兵,看著國際社會的臉色先拿了10億美金、之後20億美金,前前後後追加起來總共拿了130億美金。

 等到戰爭結束,被侵略國的科威特在華盛頓時報登了全版廣告,感謝30個國家的拔刀相助。當中獨缺日本。當時,我剛好在華盛頓,那種國家的屈辱感鮮烈到至今仍無法忘懷。

 ● 又回到日本「有困難」

 不過,也有人肯定日本的態度。譬如,93年當時擔任外務事務次官的小和田瓻K說,日本有「困難」,有做得到的事情,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做不到的就是做不到」,但是,「可以截長補短」。故國際政治學者永井陽之助便是主張輕武裝以發展經濟的元祖。

 當時最大聲反對「有困難論」,主張「普通國家論」的是現在民主黨第一把交椅的幹事小澤一郎。不過,小澤不知何時變了心,現在和鳩山首相、岡田克也外相意見一致。日美同盟中的日本立場又回到了20年前。

 就算民主黨高層對「軍隊」過敏,但是,也不應該一遇到中國軍事威脅就停止思考,腦筋僵住。四年前,當時擔任民主黨黨主席的岡田克也在其發表的外交展望中,沒有提到有關對日軍事威脅。

 之後的黨主席前原誠司在美國演講時説,中國的軍事力是「現實的威脅」,立刻遭到黨內外的批評,最後民主黨還統一口徑為「不將中國視為威脅」,統一解檡為:有「能力」,但沒有「意圖」。這不是諂媚是什麼?

 ● 又想用錢解決

 首相講了好幾次「日本是美國和亞洲的橋樑」,但是,歐巴馬總統滯日時的演說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美國是太平洋國家,將持續參與亞太事務。」

 美國自尼克森時代與中建交後已經經過37年。2005年,布希政府時代擔任副國務卿佐克(Robert Bruce Zoellick),便呼籲中國應成為「Stakeholder」(負責的利益相關者)。為了呼應美國,鄭必堅在博鰲亞洲論壇發表「和平崛起」論。

 歐巴馬想必是繼續走這條路線。今後必須注意即將在北京舉行的美中高峰會議的後續發展。

 顯然,美國想要和中國形成兼備軍事、人權「特殊的二國關係」。日本必須明白,在自己成為美國和亞洲的橋樑之前,搞不好美中關係已經煮成熟飯。

 在歐巴馬政權底下,想必中國會更頻繁地在軍事面貢獻國際社會。譬如聯合國的維和部隊及索馬利亞掃蕩海盜的活動。

 日本不但不思後起直追,還越來越想用錢解決。如果要照鳩山內閣的想法,美中想必把日本當成提款機。真是一場惡夢。(久保忠衛/杏林大學客座教授、外交評論家•《產經新聞》正論專欄•陳悅文譯)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9.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