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亞洲首頁

東南亞政府擔心成為中國的衛星國


/綜合報導

 推到 Plurk  Facebook分享

 台灣的馬英九詐騙集團口口聲聲以中國與東協的緊密關係,來詐騙台灣人說非跟中國簽喪失主權的ECFA不可,但是,英國《金融時報》2月4日卻報導了東協各國政府此刻正挾在國民批中的聲浪,與對中關係之間的苦惱。

 《金融時報》在題為『東南亞:中國的「後院」?』的分析中指出,寮國獲得東南亞運動會主辦權後,中國主動說,要幫寮國蓋一個新的會場。當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中國要求租用寮國首都郊外的土地。但中國引進中國勞工消息引起寮國輿論激烈的反彈。最後寮國只有縮小租賃面積。

 分析中說,中國提出的嶄新的場館設施,包括一座游泳館和一座足球場。但寮國政府的回報,是許諾中國蘇州工業園區海外投資有限公司擁有首都萬象郊區1600公頃土地50年的租賃權。

 分析又說,但中方欲引進3000名勞工施工的消息,在寮國民眾中掀起了軒然大波,寮國政府被迫將土地租讓面積削減至200公頃,並承諾向中方提供別處土地,以補償其損失。

 《金融時報》強調,從這件事中,既可以看出中國經濟和戰略實力所產生的吸引力──這一吸引力正將東南亞大陸國家更緊密地吸引到中國周圍,也可以看出相關國家由此顯露出來的抗拒力。一些民族主義者擔心,自己國家正淪為中國的衛星國,但這種擔心正開始與其國家的經濟和外交要務產生衝突。

 分析說,在越南,中國人開採鋁土礦的計劃,已引發公眾強烈批評;在柬埔寨,農民和漁民則擔心自己的土地和水域正逐漸被中國人買光;就連幾乎沒有其他朋友的緬甸,也在用惶恐的眼光打量著中國日益提升的聲望和自信。

 發愁的並不只是東南亞人。《金融時報》又說,多年來,該地區為跨國製造商提供了既廉價又可靠的勞動力儲備。如今,西方投資者很難在中國盈利,而越南T恤或馬來西亞硬碟帶來的豐厚利潤卻能讓許多跨國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增色不少。

 《金融時報》說,東南亞微妙的地區平衡所面臨的威脅,在亞洲內外均得到越來越大的重視,尤其是考慮到越南、泰國和緬甸最近掀起了一波軍購熱潮——在這些國家,軍方力量無一例外地與政治權力中心緊密相連。

 分析說,中國對指責聲音非常敏感,這些政府不得不在安撫本國民眾的不安情緒與爭取中國好感之間「走鋼絲」,同時還要讓投資者放心。

 這篇分析進一步說,在許多方面,成為中國的鄰國是一件幸事。從長期來看,中國崛起為大國賦予了東南亞一種與其經濟影響力相稱的、全新的地緣戰略重要性。東盟(ASEAN)10個成員國共有近6億人口,國內生產總值(GDP)合計約1.5萬億美元。

 分析說,中國樂意慷慨解囊,同時又不附加令人頭疼的人權條件,這也令它在這個民主根基極不牢固的地區頗受歡迎。相比之下,美國在提供援助時,一般都會附加此類條件。其結果是:中國、印度、日本和美國四個區域性大國為對該地區施加影響力展開了新一輪競爭。

 分析說,從短期來看,中國經濟成就的鄰近效應,已減弱了全球金融危機的衝擊;中國大手筆的國內刺激計劃,也影響到了其南部邊境之外,對東南亞經濟起到了提振作用。

 《金融時報》舉例指出,緬甸、寮國和越南臨近中國邊境地區充斥的那些花天酒地的賭場和高爾夫球場:那埵24小時霓虹閃爍的娛樂表演,醉醺醺的中共官員與黑社會和企業家們勾肩搭背,每注牌的賭注都有上萬元人民幣。

 在緬中邊境的許多城鎮,中國遊客很難感覺自己身在異鄉;店主們對人民幣的喜愛程度超過了本國貨幣,移動服務提供商是中國電信;此外,不止一家旅館的房間號碼全部以「8」開頭——這是中國賭徒們的幸運數位。

 但是,《金融時報》的分析又說,這片繁榮景象對經濟的影響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大。儘管中國作為貿易夥伴國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但面對東南亞新興國家的出口,它只能消化其中的不到四分之一;而且對該地區許多國家而言,中國還是一個直接競爭者。(就連那些賭場也大多為中國人所有,賭場的大部分管理員、酒吧員工和娼妓也都是從中國境內招來的。)

 《金融時報》強調,對多數東南亞國家而言,隨著中國吸引力的增強,它最終也許會吞噬掉它們的經濟和社會,這讓成為中國鄰國的好處減色不少。洛伊的庫克表示:「人們的一個擔憂是,中國將搶走該地區的產業鏈,吞掉東南亞的蛋糕。」

 《金融時報》分析指出,印尼已採取行動,推遲在一些重要領域履行《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協定》(ACFTA),尤其在鋼鐵和紡織品領域。去年10月,該國指責中國傾銷釘子,並對從中國進口的釘子徵收145%的懲罰性關稅。

 分析文章指出,在中國領導人與東盟領導人會面時,北京方面通過精心的安排來確保雙方平起平坐的形象。中國去年展開魅力攻勢,總共向東盟各國提供了250億美元資金:150億美元貸款(其中包括67億美元的優惠貸款),以及100億美元的投資基金。

 去年12月,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出訪亞洲四國,在緬甸重申了對緬政府的支援,並簽署了多項合作協定,其中包括修建一條直通中國雲南省心臟地帶的油氣管道。在柬埔寨——中國是其最大的投資國——習近平簽署了價值12億美元的協定。而就在此前兩天,柬埔寨當局不顧國際壓力,驅逐了20名尋求避難的維吾爾人——中國政府懷疑這些人參與了去年7月份的新疆騷亂。

 儘管如此,東南亞發生暴力衝突的可能性依然存在,《金融時報》指出,尤其是在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問題上。最近,北京方面在南海問題上表現得更加強硬。新年前夕,中國宣佈了將西沙打造成「世界一流」旅遊目的地的計劃,引發了越南的強烈反應。

 去年3月,中國派出「中國漁政311船」(中國最大的漁政船)前往南海海域宣示主權,以此回應一些國家的領土侵犯——馬來西亞官員頻繁登陸南沙群島島礁就是其中一例。

 《金融時報》的這篇文章進一步強調,東南亞正重整軍備。越南最近宣佈,將從俄羅斯購買6艘基洛級潛艇和12架噴氣式戰鬥機。緬甸也一直在購買俄羅斯戰機。泰國也已撥款購買新戰鬥機,以重新裝備其空軍。

 這篇文章在結論中說,無論是中國的崛起,還是美國再次表現出的興趣,都在改變一個達成諒解的亞洲在越戰之後大體維持的勢力平衡。就像曼谷的提塔南所說的:「一些中國人認為,中國昔日的身份曾是該地區的宗主國。這堿O他們的後院,而且他們覺得,昔日的格局正在重現。」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10.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