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顯龍在玩多角遊戲


/陳雅莉


http://www.southnews.com.tw


 8月12日李顯龍就任新加坡總理,但是,他在7月10日不顧中國的反對而私訪臺灣,招致中新關係之間的政治風暴仍未平息。雖然李顯龍刻意低調,但是,中國官方和學者的口誅筆伐卻很猛烈,而且制裁行動至今尚未放鬆。

 「中國最近這樣做會引起新加坡對中國的恐懼之心,恰恰違背了中國(拉攏新加坡)的本意,」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高級研究員米德偉(Derek Mitchell)對《華盛頓觀察》週刊說。他認為李顯龍訪台並非是為了惹惱中國,但是新加坡不得不「同時要玩好幾個遊戲」。

 米德偉說他對李顯龍的印象是「極為嚴肅,聰明,務實而有領袖之風」。

 「如果台海之間沒有準備好的話,李顯龍不會積極爭取兩岸開口對談。但是,當台海兩方都準備好的時候,我覺得李顯龍會樂意扮演11年前他父親的角色。」米德偉說。

 「李顯龍上臺面對的是發展勢頭極為強勁的美新軍事關係。」米德偉評論說。米德偉曾在1997-2001年擔任美國國防部國際安全事務辦公室負責亞太事務的特別助理。 

 「新加坡就像叢林中的螞蟻,」米德偉說,「作為一個微小的城邦國家,新加坡面對的挑戰包括中國的崛起,穆斯林極端分子的恐怖活動,以及華人為主體的新加坡,同周邊穆斯林人口占多數的國家,如馬來西亞和印尼,如何相處的問題。同美國保持極為密切的關係對新加坡來講至關重要。」 

 除了同美國保持密切協商的軍事管道和共同舉行軍事演習之外,新加坡為美國提供了相當寬鬆的安全通道。新加坡在90年代樟宜海軍基地依賴自己的資金建設了一個大型碼頭,專供美國航空母艦停泊,成為五角大樓提到美新軍事關係時必念的「功勞簿」。 美國國防部最近對新加坡青睞有加的另一個原因是,最近美國提出要在麻六甲海峽增強軍事巡邏,同新加坡一起對麻六甲海峽實行共管的馬來西亞和印尼同時表示反對,只有新加坡擁護這一倡議。 

 美國提出這一倡議的理由是每年世界四分之一的進出口物資和一半的石油要經過麻六甲海峽。全球三分之一的海盜劫船事件發生在東南亞,以麻六甲海峽尤甚。 

 米德偉說:「美國不是很有信心馬來西亞、印尼和新加坡光靠三國自己可以在麻六甲海域附近有效打擊海盜和恐怖主義分子。美國擔心恐怖主義和麻六甲海盜可能聯手破壞海上安全,所以覺得有義務增強在麻六甲的巡邏。 

 美國的這種擔心並非是空穴來風。今年4月份,8名武裝海盜在新加坡附近的民丹島水域輕易劫持了一艘運載化學物的大貨船。如果恐怖分子成功劫持運輸石油、天然氣或化學物的輪船,作為浮動炸彈撞擊麻六甲海峽,結果將是災難性的。 

 除去恐怖主義威脅之外,美國試圖增強在麻六甲海峽巡邏的另兩個不言而喻的原因是中國和南中國海。全長約l080公里的麻六甲海峽是中國絕大多數油輪避不開的一道門檻,目前中國進口原油的4/5左右要通過這條海峽。根據統計,每天通過麻六甲海峽的船隻近6成是中國船隻。2001年的中美撞機事件更是讓美國感到日益強大的中國海空力量可能導致同美國「對壘」。新加坡在中美兩國之間這場「無影棋」中角色越發顯得重要。 

 「新加坡不會,永遠不會,同美國站到一起來對付中國,」米德偉說,「新加坡無疑感受到中國的崛起所帶來的震撼,但他們會做的是推動美國同中國好好相處。新加坡在這點上是相當實際的,沒有什麼意識形態包袱。」

 李顯龍生於1952年,曾于英國劍橋大學學習數學和電腦,1974年畢業。1979年在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學習公共政策。他於1971年入伍,於1984年以准將職銜離開武裝部隊從政。他曾連續當選新加坡國會議員,1990年11月被吳作棟總理委任為副總理,主管經濟和民事服務事務。他於1998年1月擔任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主席,進而於2001年擔任新加坡財政部長。他在去年年底被美國《新聞週刊》選為將在2004年影響世界的12人之一,被定性具有「堅韌, 嚴肅的領導風格」、「當他選擇做的時候,他是親善,聰明而迷人的」。

 曾有下屬以個人經驗評價說,在80年代晚期還只是貿易和工業部長的李顯龍,在部長會議中用離奇的訣竅顯得沒精打采、似乎在打瞌睡,然後突然在會議就要結束時問出最有穿透力的問題。

 雖然李顯龍的公眾形象是「務實、不說廢話,直來直去,剛毅、不妥協」,但是,他的「親民」卻被很多新加坡記者稱為是「由衷的」。首先,同李光耀不同,李顯龍非常喜愛小孩兒,同孩子相處得很好。另外,李顯龍也是出名的以平常心待平常人。有一次,李顯龍參觀一家菜市場同人握手,當看到一名魚販在猶豫不決時,李顯龍主動走上前去,同這名魚販一邊握手,一邊說,「沒有新加坡人的手是髒的。」

 在中國儒家文化中,權威政治、強硬和果斷,都是領導人好的素質,然而民主、大眾參與、政治協商則是西方政治文化的精髓。李顯龍在執政方式上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必須在他父親代表的「不妥協、威權政府」與西方民主化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

 李顯龍在2001年接受美國公共電視臺(PBS)訪問時曾經談到他對中國現代化進程的欽佩。他說,「中國的作用是長期的,而不僅是在地區內。他們(中國)將是一個主要的經濟強國…如果你同那堛漱H民交談,你會發現他們聰明、不可思議,這一點尤其是在上海非常顯著。」

 李顯龍在同一次的採訪中稱,中國只要繁榮,就會穩定,而且「會給整個地區帶來同他們(中國人)做生意的機會,使得這個地區從中國的繁榮中受益」。他也認為中美關係對中國的發展極為重要。

 「我認為(中美關係)會是又競爭又合作的關係。你(美國)可不想將中國樹為自己的敵人,因為那會帶來一個非常大的而長期的問題。那是13億人口,(美國以中國為敵)對世界來說會是非常麻煩的。」李顯龍說。(Washington Observer weekly)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4.08.12

最近更新目錄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