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殖民與屠殺舊帳應該怎樣清算?


2004.08.12


 德國政府首次派人參加納米比亞紀念百年前被侵略屠殺的活動。在那場進行了4年多的野蠻戰爭中,大約7萬7000名非洲當地人在德國殖民政權的屠刀下喪失了性命。德國聯邦政府將為此作出賠償的決定嗎?

 「我會將反抗者斬盡殺絕,讓他們血流成河。」1904年,德國皇家軍隊西南非洲殖民最高軍事統帥洛塔•馮•特羅塔(Lothar von Trotha)出征前下達了這樣的種族滅絕令。當年8月11日,同捍衛家園的遊牧民族赫雷羅(Herero)之間展開的第一場生死戰開始了,地點在今天的納米比亞沃特貝格。這場血戰的結局事先就很清楚,儘管赫雷羅人進行了殊死的抵抗,但最終還是無法同來自遠方的殖民強盜相匹敵。生命遭屠殺,土地被掠奪,赫雷羅民族從此深深播下了仇視的種子。

 德國殖民軍隊在當地的殘酷戰爭持續了4年之久,今天,幾乎所有的歷史學家都將這段歷史描述成民族屠殺。「受威脅民族協會」估計,當年遭到殺害的赫雷羅人大約為6萬5000人,另一個叫做納瑪(Nama)的民族也有10000人被殺戮。經過這次塗炭之後,以上兩個民族被殘殺殆盡,僥倖逃生的人被關進集中營,被強迫從事修築港口和鐵路的苦工勞動。

 100年過去了。8月11日,當人們回顧這一歷史事件,反省殖民罪惡的時候,德國發展援助部長維喬雷克•措伊爾代表聯邦德國前往納米比亞出席在那媮|行的紀念儀式。此舉非同一般。這是德國政府首次在納米比亞參加這類活動。

 德國政府應對於是否委派高層政治家參加紀念和聲討本民族100年前犯下的罪行,曾引發了一連幾個月的激烈爭執。上周,赫雷羅族的代表提會科(Arnold Tjihuiko)公開表示,「德國是種族主義大師。」

 在這之前,德國聯邦議院於6月17日通過了一份決議,宣稱對100年前種族屠殺承擔特殊的歷史和道義責任。但提,會科仍然批評德國即便在該文件堙A也沒有寫盡「過失」、「民族屠殺」這樣的字眼。他認為,德國政府的這一態度,是「對和解政策的嘲諷」,並呼籲,德國應該明確表示「我們感到非常遺憾」。

 納米比亞出版的唯一一份德文報紙「彙報」主編斯•菲舍爾(Stefan Fischer)認為,德國政府不會這樣明確表態。德國外長菲舍爾2003年10月訪問納米比亞時,曾表示過「深深的歉意」,也說過「深切的痛創」這樣的話,但菲舍爾拒絕使用可能導致賠償的字眼。由此推測,德國發展援助部長的立場不會同菲舍爾拉開很大距離。

 然而,對歷史的賠償恰恰是赫雷羅民族最為關切的。早在2001年秋季,赫雷羅人就以賠償納粹強制勞工為例,以德國政府及德國企業為控告對象,提交了訴狀。德國政府一再拒絕納米比亞的賠償要求,理由是自14年前納米比亞獨立以來,德國政府已向該國提供了5億多歐元的發展援助資金,非洲範圍內,納米比亞是人均受益最多的國家。

 「彙報」主編斯•菲舍爾也不主張德國支付賠償金。他說:「全面援助一個民族,而不讓其中的某些群體得到特殊的好處,應該是最有意義的援助,這樣的援助也是最公正的,不會激起社會或是民族衝突。」此外,德國殖民統治者的屠殺行徑已過去了一個世紀,並不是說歷史可以被淡忘,但人們對那場屠殺瞭解得太少,尤其是死亡人數。如果缺乏這一基本資料,便沒有辦法對賠償進行數量上的估價。

 斯•菲舍爾說,在納米比亞,人們感覺不到存在著反德情緒。並不是每一個赫雷羅族人都在控告德國政府,納米比亞政府也不在其列。像「德國種族主義」這樣的說法只是個別現象,並不能代表整個納米比亞民族。(德國之音)

http://www.southnews.com.tw

最近更新目錄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