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媒體修理站

《媒體修理站》

阿扁,我教你怎麼管媒體

/魚夫

 英文media,其實不只是「媒體」的意思,還有「媒介」、「介面」、「平台」等意思在,所謂mass 
media,一般指的是大眾媒體,然而,如果去掉mass這個字,media當然就不是在指大眾媒體,可能是一種媒介、介面、平台的意思。

 我在美國大旅行時,因為保持上網的關係,幾無國界的和各方保持聯絡,於是,除了繼續關心台灣國情,保持漫畫創作不斷外,且連施明德發起反扁靜坐、林文義上大話新聞大爆我的料,林正杰在電視上公然施暴等等,我幾乎都能同步知情,但從傳統的觀點看,網路新聞和「路透社」的馬路消息,充斥真偽不分的狀況,所以,網路很難用傳統的媒體觀點,叫它做「大眾媒體」。

 以林文義上「大話新聞」大爆我和施明德關係的料為例,雖然據主持人于美人說,我這位老友當場講得情理兼顧,賺人熱淚,問題是文義兄提到我因得罪施明德的女友而辭去其國會主任,及施明德到我父親病塌前探望一事等,都是子虛烏有。

 我從來沒見過施明德那位女友,也沒和她說過話(就算曾在電話中通話,我也不知道她就是施的女友);其次,來我父親病塌前的人,不是施明德,而是剛落選市長,當時算很「衰小」的陳水扁先生。如此這般張飛、岳飛、唐飛,摻摻在一起的小說情節,首先對施明德先生的女友是不公平的;對我父親來說,當時他就已經不再崇拜施明德,我怕我父親晚上會託夢大罵我不孝,所以,在這裡不得不澄清,也請感動的觀眾不要白哭了。

 從前,我自己擔任電視節目主持人時,秉持著「大眾媒體」必須求真求實的原則,凡有來賓談及他人的私情或八卦,通常會被我以當事人不在現場,而予以制止;現在要上談話節目,來賓如果不爆料,似乎就會成為製作單位的拒絕往來戶了,林文義要爆料,主持人要收視率,我嘛,只好被白白被當成話題消費了。

 最近,阿扁總統點名他不看TVBS、中國時報和聯合報等,還說新聞太自由了;也許阿扁錯了,所以,受害也最深。這話,在擺明反扁、要阿扁下台的中國時報記者聽來,自然是照批不誤,有趣的是,明明是自己捨中立立場,去其「社會公器」大眾媒體的角色,中國時報怎會好意思罵一位不願意浪費錢訂報的讀者,即使他貴為總統?我買早餐,不看你送的免費報紙不行嗎?

 聯合報記者丁萬鳴的行徑更是匪夷所思,他是在當記者,還是在當泛藍抗議者?要抗議也可,凱達格蘭大道那麼大一條,倒扁活動如火如荼的展開,天天去嘶吼阿扁下台,也不會被抓去關,不過,既要採訪,又要抗議,領聯合報的錢,做自己的事,不知道會不會不好意思?

 所以,還有「大眾媒體」這回事嗎?媒體既不守本分,又經常亳無實證的爆料、製造偽新聞、假民調乃至於成為抗議的主角,那請問,讀者知的權利又在哪裡?

 大投手王建明因為媒體亂爆料,不勝其煩,決定拒絕台灣媒體採訪,那麼,記者有無權利大聲抗議:讀者有知的權利?如果您是個求真求實的大眾媒體,那麼,這嗆聲有道理!假如,你不過是逐行私慾,對不起,向您母親請安,誰理你?

 這種現象,我稱之為「媒體部落格化」。部落格是私人與外界溝通的「媒介」,真偽個人負責;大眾媒體之所以需要記者這行業,是因為讀者委託記者忠實的報導所見所聞,就像託媒婆去相親一般,明明對方少一條腿,少一顆眼睛,為了賺媒人錢,卻瞎扯胡謅一番,誤了人家一生的幸福,那麼,就不需要媒婆這個行業,這個時代自由戀愛了,看是要才子佳人或者王八對綠豆,不須媒婆引介,反正一見鍾情,兩情相願,要立刻上賓館也可,終究自己挑的,怪不得別人。

 在我主持節目的時代裡,藍綠還可以坐下來談,如今,全反了,還可以當著全國電視機觀眾前打人,或者像「全民開講」,所謂「全民」也不過五、六個特定人士,恐怕比開「全民」計程車的司機還少很多,最終,挺藍的看「全民開講」,挺綠的看「大話新聞」,人人都說自己公正,人人也認為對方有特定政治目的,如果媒體不再是為大眾,而是為了分眾,那麼,「大眾媒體」要去掉mass,只剩media,只是這媒介有大有小,你有電視,我有網路,李濤有泛藍觀眾,汪笨湖的泛綠群眾照樣可以在網路開講,他們都在爭取分眾。

 坦白說,在台灣,大眾媒體已經死了,公正客觀已然只是個P,這是個後現代媒體極度墮落的時代,是媒體部落格化的開始,新聞學者不必要再拿二十年前的教科書來教學生了,媒體的公民權才是正道!

 什麼叫媒體的公民權?我管這個叫媒體的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主義時代,這個時代,公眾人物可否拒絕記者採訪,當然可以!當媒婆只是向錢看,只是詐欺犯,人人都可以透過諸如個人網站或部落格等「媒介」來自由戀愛!

 王建明乃至總統可不可以拒絕記者採訪?當然可以!那麼,觀眾知的權利呢?當然是由王建明或總統透過新興媒介親自上陣解答任何問題,記者閃一邊去!現在國際大公司如昇陽(Sunmicro)等,連總裁都親自上陣開起部落格,和消費者直接遭遇,不過,有人不免要提「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的話來反駁我,這好笑,當人民必須付費收看有線電視時,國家為什麼不儘量的建立起新興媒介,降低其費用,讓全民共享?

 阿扁在媒體策略上,他是一個笨總統,我知道他說「也許我錯了」,可能是指當初外資百分百持有的TVBS電視台事件,他的處理失策,然而,就算把TVBS關門了,阿扁不但要背負罪名,還要處理中時、聯合這兩家他的「天敵」。

 那怎麼辦?以中華電信的MOD為例,這個以網路建構起來的電視媒介,可提供無限頻道(我再次強調「無限」的頻道),而只須繳上若干上網和會員費用,然而,由於威力無窮,而被有線業者全面杯葛,阿扁如能認清,當有一天,如果網路不只是出現在電腦上,而是出現人民家中的客廳電視上時(Sony宣稱明年的第二季將會出現),那麼,現有媒體將被完全解構!媒體公民權的時代到臨,那麼,阿扁,你痛恨的那些媒體將喪失競爭力,也是台灣邁向民主的一大步!

 好了,不寫了,有記者要採訪我,我堅持用email答問,我寫好你要的字數,但不准刪我一字一詞,不足的,請參考我的部落格,要照片?我e給你,要影片,我自己拍好送過去,你要故意弄擰我的意思,我的讀者會在我的部落格看到全文,就知你造假。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6.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