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修理站首頁

洩洪殃民,與誰得利?


/田年豐

 分享 Windows LiveGoogle pluk

 919凡那比颱風的雨量,從數據上,已知是當今全世界任一大都市的防洪能力都無法承受,釀水災事屬必然,只是輕重有別。

 大豪雨落在高高屏,雖然對大高雄的父老兄姊造成重大的財產損失,勞心又勞力,卻是老天爺對台灣手下留情的厚愛。今天此雨量若洒落在其他都市城鄉,災害必然不僅於此。我們一方慶幸之餘,一方應設法與大高雄災民,有難同當。

 這次高雄市的災後復原工作,更是繼世運亮眼全球的表現之後,再次經由災難的考驗,讓世人見識高雄市政府團隊全命以赴的做事態度,與專業有序的執政能力。

 相較於高雄市三天72小時內完成垃圾清運,復水復電,防疫消毒,積水排除等等災餘善後的工作,並立即進行災後補助與重建規劃....。台灣人民腦海中浮出的是馬英九主政的中央政府,放任莫拉克災情已逾一年,仍懸而未解,恐釀二次災情的危機時時存在。較諸九年前台北市政府在馬英九主政之下,納莉災情逾月,連垃圾都未能清理完畢。無能塞責屌兒郎當的執政品格與能力,「這個人」至今仍深深刻印在世人的腦海堙C

 然而,如此天差地別的政績識別,今天卻被政治口水不分青紅皂白的抹黑塗銷。自稱「只問是非,不問黨派」的台大哲學系教授林火旺,不知怎樣的評比對照或依據何來,竟質疑陳菊如此破天荒的災情善後能力,是「救災不力,應該辭職下台,應該退出高雄都選舉....」。

 這樣的林火旺,與「只問黨派,不問是非」的吳敦義,黃昭順,馬英九們有何差別?林火旺何不先公開活動72小時,期間只可消失或休息3小時,再看看還能不能噴口水?

 遵守既定的政治倫理,陳菊面對「偷睡」三小時的責難,豪氣但含淚道歉說「市民受苦之際,市長不該休息」。泛藍精們,為何還不能高抬貴手?莫非以為台灣人民都是無血無心肝的亡命之徒,無恥之輩?

 像這種「只問殺敵,不問公義」的卑鄙手段,在二次大戰的中國戰場,中國國民黨的老祖公蔣介石,就曾在鄭州將黃河的堤防炸開,利用黃河的水量,來殺害日本軍隊。同時,也讓鄭州那些愛國的老百姓受池魚殃,「為國效命盡忠....」。

 可見,阿公店水庫的洩洪,為何有違常規專業?為何值退潮期,已逾警戒線的庫水仍不排洩?反而要冒庫破的風險,苦撐到已經開始漲潮了,才全力傾洩而出,致加重水患肆虐的破壞力?

 「殺敵為要,殃民仍有功」,本來就是中國國民黨人的思想核心,連哲學系教授也難倖免。「昔日蔣介石,炸潰黃河堤,殺日軍淹愛國百姓;今天馬英九,傾洩阿公店,借水患滅泛綠選民。」

 請問,誰說不可能?不然,何不公佈阿公店水庫,至今十年內的員工名單,以及歷年來的洩洪因應步驟與紀錄。馬上就可一目暸然,為何同一批工作人員,處理同一事故,卻如此大異往昔,大違專業?如此瀆職、圖利、殃民傷財,檢調眼睜睜不辦,卻窮究只睡不到三小時的陳菊,檢調有何存在的意義?連至少掩人耳目才為惡,都不願做做樣子,這跟土匪賊寇還有分別嗎?(田年豐/嘉義之音)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10.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