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修理站首頁

留白的藝術


/直江山城守

 分享 Windows LiveGoogle pluk

 話說中國水墨畫界有個術語叫做『留白』,就是在畫作上故意留下未著筆墨的空間,目的是要在眼睛可見的構圖之外,留下讓觀畫者產生無形的想像空間,而更能凸顯出畫作的主題。

 現在馬金政權的檢察單位,在新生高架橋弊案的調查手法上,是緩緩的、穩穩的,讓案情向上延燒。

 先收押科長,再收押處長,然後拖延了好長一段時間,讓許多人以為檢方有意護航之後,雷霆萬鈞的以被告身分約談了郝龍斌親信、市府要角、秘書長楊錫安,訊後並裁定其交保並限制出境。

 結果,讓許多人或驚訝中帶點興奮的認為「檢方是玩真的喔?」,也讓許多人大罵「檢方意圖影響郝龍斌選情」。

 總之,是社會大眾的情緒與注意力全部被引發起來....,然後,媒體風聲傳出,偵辦動作可能在「選前偵結」,宛如雷聲嘎然而止,留下一片議論紛紛。

 那,大家或者疑惑檢方到底是在演哪一齣?是要捉還是要放郝?

 這,就要請大家回頭看看上述所說「留白的藝術」了。

 諸位請想,偵辦動作已經雷厲風行、劇力萬鈞地到了市府團隊內可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秘書長被列為被告、限制出境的階段,再來辦不辦郝龍斌對檢方而言都是為難(套《新新聞》雜誌語)。

 然則,這「有形構圖」到此就該停止,增一分就太多,接下來就該要「留白」,讓社會大眾不由自主的被牽引,被誘導去馳騁想像力,猜測郝龍斌是共犯?是知情包庇?還是笨到被蒙在鼓堙H

 這樣子,最能凸顯這整場動作的效果,最能恰到好處地達成目的,還能避免激發大眾的同情心,也為自己留下迴旋餘地。

 所以,何必去考慮郝龍斌會不會被偵辦的問題?不管他有沒有涉案,都已經跳到黃河洗不清、水洗不得乾淨了;自此之後,他將長期掙扎於:要承認是操守不佳?還是統御能力不足?還是根本識人不明的數難選擇之中;要提防案情不知何時再爆,不定時炸彈懸在頂上,政治發展盡頭已然可見。

 更重要的,是大眾不再相信他能勝任更高官位。這樣就夠了,他進不進土城根本已經不再是重點。

 這,就是中國幾千年醬缸文化淬煉出的絕招之一,政治上的留白藝術啊。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10.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