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修理站首頁

有人的名字,不等於就是人


田年豐

 分享 Windows LiveGoogle pluk


 當今,有位說出「公務員不等於一般人」的官員,公然自辱辱人的鬼扯,其名「關中」。

 而在兩千多年前,秦帝國末年時,楚漢爭霸,稱先入關中者,可以稱王。彼時的關中,戰雲密佈、屍堆成山、血流成河、鬼哭神號,是處陰氣森森,人性墮落之極的鬼域。時人一聽聞關中,總是能避則避,能離則離。

 可見,只有人的名字不一定就是人,也可能是塊鬼域。「關中」是人非人,是地非地,不是一般的名字。難怪其言談如此與一般人不同,有如瘋子看他人都是瘋子。

 1963年,美國總統甘迺迪訪問柏林的演說中提到「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相較今日職掌國家考試院的「關中」卻說「國家欠公務員,不是公務員欠國家」,「公務員錄取率只有3%,你考得上,國家就保障你的生活」,是「國家向公務員借錢」....。這是人話還是鬼話呢?需考其真實。

 (一)按當年蔣政權,高舉反攻大陸、殺朱拔毛,消滅萬惡共匪的大旗下,台灣所有人民的私有物資,包括生命財產、家庭子女、青春歲月、民主自由、人權尊嚴,無一不被剝奪操控在徹底實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狂人指令下。

 而負責執行這些國家暴力的公務員也是黨工人員,包括馬英九、胡志強、關中等在內,今天他們厚顏領取18%,就包含這些黨職併算公職的年資。

 請問,這是一般人願意做的工作嗎?這不是比陰曹的牛頭馬面更令人生厭?國家到底是誰欠誰呢?

 (二)當年每百元國民生產毛額,就有40多元以國防軍備的名義消耗掉。舉凡農、漁、工、學生、各行各業,都在「國家至上、民族至上」的口號下,不甘犧牲奉獻稍有怨言者,就是叛亂,就是匪諜。

 而執行這些國家暴力迫害的正是公務員,及黨職可併算公職的中國國民黨黨工抓扒。

 請問國家欠公務員,還是欠人民大眾呢?國家是向公務員借錢,還是借良心良能呢?

 (三)在1992年以前,藉口維持大中國法統,公務人員考試,錄取名額按省籍配額。從中國逃難來台的外省籍人士,配額幾達台灣籍的35倍之多,幾乎形成百分之百的錄取率。

 有些連姓名都寫不好的外省民眾,反正只要報考就一定錄取。而台灣民眾相對只佔1/35的配額,報考人又多,實際錄取率只有3%的35分之一,才是真實的事實。

 關中為什麼要刻意掩飾說謊呢?在以前,公務人員十之八九以上都是中國的南腔北調,到底講什麼都聽不懂,每次洽公有如鴨子聽雷的現象,不就是做牛做馬的台灣人民心中永遠的痛嗎?

 我們並不想算舊帳,只是讓真正的史實說話。不肖的公務人員,所佔比例並不多。這些公務員所以成為藍營的鐵票,被藍營所綁票,只因被關中們矇混了歷史的認知,而喪失了良知良能。

 只要讓他們清楚史實真相,相信他們的人性必能很快復甦。因為一般人都不願一面享用不義之財,一面強顏歡笑,還滿口仁義道德,假裝日子過得心安理得。

 公務員不等於一般人的,其實,只有幾類:

 (1)當軍人一輩子,卻因吃錢有方,竟富可敵國。如郝家軍之流。
 (2)公務員一生,卻能積聚十、百億家產,國家還得支付他18%的高利貸。這樣的公務員怎不應自證其家產如何得來?如連蕭馬胡之輩。
 (3)已退休或轉任其他職別,卻仍佔用公家宿舍不退,這樣的公務員有司法檢調警及公營事業高幹及教授老師等。如嘉義市江義雄已轉跑道當民代,卻仍佔用中正大學房舍居住。

 這些人才符關中口堛漱ㄤ巧韝@般人,因為他們正是吃人民不吐骨頭的豺狼虎豹。準此而論,關中不等於一般人的說法,或許還算講對了一部份。

 但是,請務必注意,面對中國併吞台灣,ECFA溶蝕民間活力,及中華民國水鬼似的拖住台灣,這些才是切斷台灣命脈的真正危機,才是我們必須全命以赴的迫切議題。

 至於,二代健保、十八趴甚至政治迫害,都是用來銷磨台灣力量的假議題,虛與委蛇或還可以,但千千萬萬不要中了調虎離山之計,而把全副精力錯用在這些假議題上面。因為只要台灣建設成民主自由的現代國家,這些假議題自然煙消霧散,迎刃而解了。(田年豐/嘉義之音)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1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