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修理站首頁

張博雅、許世賢與你我


/田年豐

 分享 Windows LiveGoogle pluk


 在吳鳳鄉正名為阿里山鄉之前的有一年,有天建築工人從翻修中的吳鳳廟屋頂的夾層堙A翻出一疊疊已泛黃的紙張,原來都是已經圈蓋過的公職人員選舉的選票,每一張都是圈投給參與該屆地方行政首長選舉的候選人──無黨無派的許世賢。

 執政的中國國民黨政府,選舉作票犯罪的證據,就如此無遮無掩的公諸在眾人面前。案發時間點,也仍在法律追訴期內,案情屬檢調應主動偵辦的公訴罪。

 但在中國國民黨一黨獨裁戒嚴統治的時期,此案雖經民眾耳語私傳,一度成為嘉義人茶飯之餘的話題主角。而一眾媒體更完全不顧人民有「知的權利」,真是媒體御用一言堂的時代。

 就是在這種戒嚴時期,肅殺的氛圍下,被作票而敗選,人仍健在的許世賢,或因深知中國國民黨政權的惡霸本質,並未提出告訴聲討不義政權,而是選擇吞下去。

 時移勢轉,許世賢的女兒張博雅,前不久出任中央選舉委員會主任委員。這位深受中國國民黨政權買票作票所害的政治家庭傳人,卻於2011年4月19日宣布,2012年總統大選,將比往昔提前二個月,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辦。而因此造成四個月憲政空窗期的危機,張博雅表示,該問題不是中選會討論的重點。還說,「一個月,兩個月,四個月都是一樣的....」。

 如此違反憲政慣例,違背民主ABC的政策權變,執政的馬英九政府,刻意起用許世賢的女兒張博雅來執行。這對備受人民感念而享有媽祖婆美譽的許世賢,不知是何等的難堪?

 尤其,張博雅併選所持的理由,竟是可省分開辦理的經費5億元,可省選民奔波投票?張博雅難道不知中國國民黨辦花博買棵九層塔要價200元嗎?也不知多少貧困失業的家庭,全家老幼燒炭自殺,而腐敗無能的公務人員還要加薪3%?張博雅想省什麼錢?想疼惜什麼奔波之苦?(何不行帝制就好)卻聽不到人民的哀號?卻縱容不公不義的中國國民黨,為勝選不擇手段的私心算計!

 原來,併選就不推不在籍投票,反之就推是真的具有因果關係。張博雅故意暫定併選日期為1月14日,使得隔天開始期末考的大學生,可能因而放棄投票,使得輿論為此鳴鼓聲討。張博雅再從善如流,開明民主,示恩討好,將大選延後到1月21日,正好是小年夜,百萬不在籍的台商都已回來準備投票,而且行前已受中共耳提面命軟硬兼施。此出自國共馬英九的算計與受命,張博雅可能不知嗎?許世賢在天之靈,何能告慰?

 或說,張博雅親炙其母身教言教之深切,在於知進退識時務的分寸拿捏,豈是外人所能懂?公眾人物下的許世賢,與相夫教子的許世賢,其操守,其價值觀,其對民主自由的信仰,對獨裁政權的厭惡不齒,與身為台灣人的風骨執著是否內外一致,有誰能比其家人或子女更具說服力呢?此豈容各路名嘴,一廂情願的說三道四,饒舌多嘴?

 在此舉三例,試供大家評斷議論孰是孰非。

 (一)前輩畫家顏水龍,家境困苦,身受張博雅之父張進通的照顧,思想回報卻買不起畫布,於是,用西裝內裡粗麻布自為批土上色,完成「日月潭」巨畫一幅,贈與恩人。

 顏妻據傳與許世賢有同窗之誼,此畫後來不知因何故流落市面,顏水龍還因此動怒感傷不已。今此畫身價據信已值百萬元以上。

 (二)約二十年了,嘉義市張市長在新落成的臭頭仔公園,為其母許世賢塑了一身立像,基座銘文明白告訴世人,其母親是中國人,這是真的嗎?多少嘉義鄉親,屢屢向分任市長的張家姊妹反應,但「中國」兩字至今仍清楚鑲刻於基座上。

 (三)最後想提醒張博雅,切勿忘記繼續保持自備茶杯,自斟、自洗的好習慣。因為如果杯緣,被人沾上薄薄一層無嗅無味的白霜,那麼,連續飲用一個月,二個月或是四個月,絕對是要命的不一樣。

 此張博雅家傳的保命絕招,有如是中國國民黨政權喪心病狂的惡質胎記,更是說明日子長短,結果絕對不同的自白。祈切勿見利忘義,或忍陷尊親於不義。官場只如春夢,回頭是岸,言盡於此。(田年豐/嘉義之音)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11.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