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修理站首頁

兩本奇怪的書


/田年豐

 分享 Windows LiveGoogle pluk


 這裡要介紹的兩本書,事實上比較像是為了特定政治標的而寫的文宣品。所謂「盡信書不如無書」,應該就是指這一類的作品。在「超限戰」的定義下,這樣的書,本質上也屬武器的一種。不但可以殺人不見血,還可以使人心甘情願為敵所用,仍不自知甚或心存感恩的驕傲。

 一、中國人楊中美所寫《中國即將發生政變》雖力圖持平立論分析,卻因為美化中共第五代接班群而寫作的文宣品,無可避免的與無官不貪腐的中國充斥著斧鑿切割的勉強,而顯得矛盾百出。

 這書上說「中國的問題,就是那五百個特權家庭的問題」。據2006年世銀報告「中國千分之四的人口,掌握了百分之七十的財富」。換句話說,以中國15億人口來計算,意即區區六百萬人,擁有全中國百分之七十的財富。而中國共產黨治下,大大小小的官員人數就有三千多萬人,是600萬的5倍之多。在無官不貪腐的中國,連負責徵兵工作的芝麻綠豆官,都是肥缺。以陝西那樣貧窮的地區,讓一個人入伍也可索賄二萬元人民幣。

 問題(一)三千多萬中國官員,約占其15億人口的百分之二。既然千分之四的人口掌有百分之七十財富,那麼,扣剩下來這些2400萬人以上的中小貪官,分贓百分之二十的財富,應該可以是符合事實的推估。(相較美國百分之一的人口,握有百分之四十的財富;百分之五的人口擁有百分之六十的財富。與專制體制下的貧富大落差同樣令人心寒。)

 問題(二)在講究「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的中國,透過這些貪官的生殖器交往關係,衍生的親朋好友,佔其總人口百分之幾?鄧小平說要讓中國一億人先富起來,就是指這些人吧!一億人約是十五億的百分之七。上述的百分之二人口,已佔有百分之九十的財富;而這為數百分之五的親朋好友等親族關係戶,至少也得分享百分之五的財富吧!能出外旅遊的就是百分之七這些人。

 可見,中國的大國崛起,其本質就是權貴暴力。百分之七的人擁有百分之九十五的財富。相對的,百分之九十三的人口,共擁僅百分之五的財富。這樣的中國,天天發生政變,天天發生革命,反而才是比較正常的。

 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今天全世界約有70億人口,每日生活所得不足2美元的人口達33億人,幾佔總人口數的一半。而中國有10億以上人口生活不足兩美元,獨佔此貧窮線的三分之一。此事實充分映照,陳光標這一類,如何為富不仁的嘴臉。也為中國政權的奴役人民提供最有力的佐證。

 楊中美還在書中指出,中南海所以欽定習近平作為中共第五代領導人,是因為500個權貴家庭擔心貪腐得來的財富,有一天需要有人來為他們保護。曾慶紅因此設想推薦,江澤民拍板決定,胡錦濤也贊成同意。這群貪腐權貴,希望在他們下台後,習近平能知恩圖報,繼續保護庇蔭他們的家族貪腐聚斂來的財產。

 身為第五代領導人的習近平,得掌大權,分明係因此原故。但楊中美寫習近平等接班群,即將發生政變的九條好漢,卻是個個清廉律己,痛恨貪腐,純真善良,志節高遠,履身涉險,長於服從,能力全面,一心為民,正派強硬,便餐泡麵....不僅管好自己,連配偶、子女、下屬也要管好,如此美好幾近聖賢的第五代接班人,相對於現今無官不貪腐的中國共產黨政權,大概就是楊中美所要指稱的「中國即將發生政變」之意謂吧!

 但九條好漢之一的薄熙來,對貪腐幹來的財富安不安全,有句生動的話「有權力就安全,沒權力就不安全。」適足見證這本書只為美化第五代接班群而寫就的意圖與矛盾。以政情宣傳品來看,這本書還暗藏對特定人物的褒貶偏執,足見中共政權接班鬥爭的醜戲正暗濤洶湧的上演。中國15億人民,絕大多數人的苦難,仍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二、不同於楊中美只是一位政策評論員的身分。美國人卜睿哲(Richard C.Bush),經歷美國政府的多種職位,也曾任美國在台協會AIT的理事主席。他寫《台灣的未來》,立論引經據典,但以台灣人的角度來看,卻深深感到不受尊重,有種被侮辱的感覺。

 我們在乎的是台灣主權獨立自主,生命尊嚴公義和平的未來;而卜睿哲在乎的是台灣的未來,必須以兼顧美國與中國的利益及感受為前提。不然,台灣將會是有害世界和平的麻煩製造者。美國人每年慶祝七月四日的故事,與卜睿哲的在乎明顯不一樣。

 怎可打人的沒事,卻反要求被打的人要顧全大局。為什麼不問中國侵併台灣的蠻橫不講理?也不反省責問美國扶植中國國民黨政權霸佔台灣,獨裁統治並污染戕害台灣土地、生命與心靈的罪惡?美國難道沒有該盡未盡的責任嗎?合乎公義嗎?

 卜睿哲明知二戰結束,中華民國將領在台灣接受日本人的投降,其實只是由中華民國政府代表盟軍受降。但卜氏在書中卻選擇附和國民黨政權洗腦台灣人民騙「光復台灣」的說法。而且邱吉爾在回憶錄中明確指稱純屬子虛烏有的開羅宣言,卜也認同國共的謊言共識,據以論述。

 既然書名是《台灣的未來》,那麼,前提與主題都應該為台灣正名、正身,依史實為台灣伸張公義。台灣雖然在馬關條約中,由清帝國割讓給日本,卻並不因此表示台灣就是原本隸屬中國。此道理就如同十九世紀末,列強在中國東北及沿海各地殖民租界,日、俄、英、法、德、美、義在中國領土上交戰,私相授受瓜分中國領土。難道今天他們也可因此得以主張是其擁有中國領土主權的史實根據?不然為何獨獨苛責台灣?

 所以,卜氏若為人類和平設想,為解決台灣海峽和平盡心,就應為台灣人民爭取公道。台灣人民因美國政府自二戰後的怠職與自私自利,莫名其妙的被捲入國共內戰,思想被洗腦,至今餘毒難清理,毒化仍然持續著;生命被屠殺,尊嚴受侵犯,物資更遭多國掠奪。光是在聯合國被扶植為代表全中國的會員國,常任理事國時,每一位台灣人民,都必須多負擔五個以上人頭的聯合國會費長達二十五年之久。卜氏可知這有多辛苦?卜氏要談台灣的未來,不是應該從這媔}始嗎?(田年豐/嘉義之音)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1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