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修理站首頁

穿西裝的中國流氓


/田年豐

 分享 Windows LiveGoogle pluk


 從中國來訪的特使張志軍,如果懂得一個客人應該具備的基本禮儀教養,那麼就算他再笨再鈍,至少現在已可察覺,因為他的訪台已經造成主人家諸多的不便,而誠惶誠恐地向我們致歉了。

 但是,從張志軍的容顏表情神態上,實在讀不到一絲絲歉意,反而只看到驚慌失措樣,也聞到滿臉臭屎味,還有一臉非報復不可的惱羞。看不見一點點作客該有的禮節與教養,其舉止完全像個喧賓奪主、穿著西裝從外面走進來的流氓。

 這個流氓,27日去參訪以人權立市的高雄市,遭到學生與台聯等民眾的逐客令,引爆警民對立衝突的流血事件。人權市長陳菊因此說「市政府有責任保護客人的安全....」。但所有未設籍在高雄市的人們,都應該是陳菊市長法律名義下的客人,陳菊市長為何縱容高雄市警獨厚這個穿西裝的中國流氓?人權市長想敷衍道歉,想逃避卸責什麼呢?有何難言之隱?有合該盡未盡之責?

 而專擅構陷、冤殺無數人民的前警總官員張顯耀,在警總遭解體後,不但未被追究滿手血腥的罪行,如今的頭銜竟然頂著陸委會副主委!

 這位殺人如麻的抓耙子,目睹張志軍被台灣民眾下逐客令潑漆,竟狗急的有如跳樑小丑般,忘情的調度霹靂小組。其不顧國家體制,其不守職權分際的羞辱自己的方式,讓人得以看見另一類穿西裝的流氓。

 他們效忠北京的嘴臉,其實跟狗奴才的差別真的很微小、很相像。他們的妻小,若從網路上一看再看這些畫面,不知是否會悲從中來?還是見怪不怪,早就已經同鍋合體,自甘下流墮落了!

 比起穿西裝的流氓更下作更卑賤的就是穿制服的流氓,就是那些不知衣食父母是誰的中華民國的「亡國警察」。這樣的警察已失去判斷是非善惡的能力,徒具被人類的形貌,卻不具有人類的靈性與思想,所以,他們濫權毆打不同意見的人以為樂,他們藉機戕賊反對人士以為榮,這些「亡國警察」勢必成為台灣再造的隱憂與後患。

 而天真的陳菊市長竟要求這些亡國的警察,自己調閱蒐證錄影,自己查明真相追究責任?這等於是要求流氓自兼裁判自斷功過!敢問陳菊市長,閣下是混哪一角頭的?為何不親自調查呢?

 雖然不滿,但亡國警察還是南北有差。看那朱立倫轄下新北市的警察流氓,竟敢公然上演凌虐抗議學生的戲碼。這些惡警察把不同意見的人士當罪犯、當人質、甚至當戰俘,用細如鉛線的堅韌硬質塑膠束帶,勒住學生的雙手雙腳。

 他們難道不知這個傷害不輸給用鉛線絞住勒緊嗎?鉛線與束帶都不是合法的刑具,為何警察不用手銬,卻濫用非法刑具虐囚呢?我們絕不可以善罷干休縱容朱立倫、王卓
鈞、陳國恩違法濫權戕害人權至此!

 想起1947年228抗暴的慘劇,當時國民黨軍隊就是用鐵線、鉛線貫串和綑綁被捕民眾的手心手腳。還汙衊抗暴被俘的我們父老是匪諜、是共匪同路人、是中國共產黨的統戰部隊、是潛伏的共產黨、是專門搞分化破壞的第五縱隊。

 這是幹伊娘GY的國民黨對外宣告的228真相。這是中國國民黨逃離中國,來台灣大肆屠宰殺戮我們的父老後,向全世界宣稱是在殺死萬惡的共匪的歷史事實。

 而今他們隻手遮天,引進共匪侵台吞台,我們的學生為此反對並進行非暴力抗爭,國民黨竟變本加厲,用更殘酷的手段,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國際觀光飯店、在機場,亡國暴警結合自甘為奴的宵小黑道,一再殘暴的對付抗爭民眾,新北市的暴警更於事前精心策畫,選用極盡傷害力的非法刑具,用束帶束縛被捕學生的自由。

 這一而再的更殘暴警力傷害,所透露出的意義是什麼?我們還有和稀泥的時空嗎?看著學生們,不顧自己身體安危的呼籲與抗爭,我們還吃得下飯睡得著覺?我們不覺得良心不安嗎?我們可以放任金溥聰繼續洗劫台灣嗎?

 請站起來,走出門去,哪裡有不公不義,我們就去那堥謅謘C哪裡有賣台叛台的人與事,我們就去那堥謅謘C只要大家一起站出來,我們就會有力量,就會想出好辦法。切勿想得太困難,只要大家都站出來,只要我們自己率先領頭站出來,我們就有希望擁有美好的未來。

 

2014.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