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修理站首頁

還要被馬集團戲弄、侮辱到何時?


/田年豐

 分享 Windows LiveGoogle pluk


 

 台灣人民對馬英九的滿意度僅剩九趴,馬說謊造假、無賴荒唐、大言不慚的習性,在十大惡人票選中,贏得首惡。在其惡貫滿盈的帶領下,馬政府應該還剩多少公信力?為什麼我們大多數人,至今仍隨著馬政府的施政起鬨,與毒馬的口水共舞?

 上周五突然像洪水猛獸一樣驚爆開來的餿水油事件,幾天來的追蹤報導下,已可歸結出「由來已久,牽連全國,各行各業,無一倖免。」

 但馬英九卻說餿水油「只傷心不傷身」,完全符合馬不說謊就會死的人格特質。而食衛署長葉明功,更邀集各方專家,大力保證餿水油無害健康。讓全國人民動怒抓狂之餘,瞬間印證「國民黨政府的話若能聽得,那麼狗屎也可以吃得!」

 矛盾的是,既聲稱無害,卻又風聲鶴唳十萬火急的抄剿各食品相關廠商?為什麼?法律可以如此為所欲為嗎?是食品業如賊寇嗎?

 既然產品無害健康,政府憑什麼不准人民製造使用?政府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大了?如此違背法理的法律,不叫依法行政,而是如假包換的政府造反!

 假設在司法獨立公正的審判下,馬政府官員預稱餿水油無害健康的「專家意見」,將成為這些黑心油商的護身符,將使法官頓失量刑的罪證依據。

 尤其選在月餅熱銷的關鍵時刻,馬政府引爆餿水油事件的真正用意,到底是什麼?從核災、狂牛肉、瘦肉精、石化汙染....等等的人間毒害來看,他馬的何時真正在乎過全國人民的死活?

 因此,不免令人質疑:是否因年底有大選,政客買票急需大量現金來綁樁,國民黨政府馬金集團思想藉由司法手段,對廠商財團遂行威嚇,以方便接下來予取予求的選票與資金雙重勒索?不然,如何解開此一面抓辦廠商一面開脫罪責的謎題?

 上星期,天天占滿各報版面的張顯耀案,因餿水油案,馬上就被下檔了。一個已經公信力淪喪殆盡的國民黨政府,還可藉由議題操弄,只靠濫噴口水,就把全國人民玩弄於股掌之間。

 依此看來,我們還真正呼應了他馬的「只傷心不傷身」的戲弄和侮辱。如此的我們,是否也充滿矛盾呢?

 馬上台後,慣用各式各樣的食安事件,充當政治叫賣的道具,效果好得使馬英九有如吸毒成癮。令人好奇,到底毒馬手上還養著多少攸關生命健康、生活安危的毒案,暫存冰箱中,準備在適切時機才推出上架?

 試想,只因在高雄市的石化管線爆炸,非主管石化工業的高雄市政府官員,必須被牽連下台。而主管的經濟部長,也在輿論壓力下求去。但是,相對食安事件一再爆發,搞得全國人心惶惶,吃這也癢吃那也癢,看那些負責食安的官員,竟無人因此下台,遑論查辦!

 莫非氣爆是真,而食安只是因應馬英九政治正確的做手操弄?不然,從塑化劑小雞雞到今天引爆的食安傷害,政府的善後在哪?

 四十年前彰化爆發米糠油多氯聯苯毒害,受害者至今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今天這些大統、全統、統一、味全....等大多與馬統暗通款曲的黑心商奴,一旦狠下心來,要毒害我們還不是舉手之勞?我們有幾人能避開他們的殘害呢?

 從這觀點來論,食安不就是國安嗎?可以隨便拿來操弄炒作嗎?主管食安的官員,一而再地造成人心惶惶不安,其瀆職無能,其罪大惡極,不應革職查辦嗎?怎麼還有人因此升官加給呢?

 歸根究柢,馬英九的意圖,就是要誘使台灣人民聚焦在柴米油鹽等大小事上,費盡心力但求溫飽,就已經心疲力盡了。如此就可方便他馬的好整以暇去簽署叛國賣台的各項協約。

 事實上,食安就是國安。在一個正常的國家,根本不可能發生全面性的食安公害。因這樣的公害,極可能導致亡國滅種的傷害。所以,要求生活有保障有安全有未來,必要先擁有正常的公民國家。

 如果公民們仍活在過去獨裁統治者所灌輸的那套價值觀念堙A我們將失去自我的主體意識,從而失落自己國家自己救的熱情與能力。

 從蔡英文與柯文哲身上,我們慢慢可以體悟出這個道理。任憑一個人資質再好,如果不自己努力排毒清空受洗腦過的「固有認知」,很可能都會在要命的關鍵時刻,講出做出莫名其妙的事。因此,自救要從自我解剖做起,一步步努力就會擁有食安、工安、國安與未來。

 

2014.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