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與國族專題政治修理站首頁

台教會反對台灣加入「亞投行」


/台灣教授協會聲明

 分享 Windows LiveGoogle pluk


 

 針對日來紛擾喧騰的台灣加入中國主導之「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一案,台灣教授協會表達反對立場。主要基於以下三個層面的考慮:

 1、經濟面:

 在台灣還以「中華民國」之名佔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席次時,順理成章加入1966年成立的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成為創始會員國,是亞太地區的政府間最大的金融機構。由於日美兩國是最大的出資股東,因此歷屆總裁都是日本籍。我國出資僅佔約百分之1,即使加入亞銀,至今獲利有限。

 現政府欲投入人民納稅錢22.5億美元資金,約佔總資本額之2.25%至亞投行,財政部長隨即坦言將成壁紙。況且,根據亞銀的研究指出,亞洲最缺乏資金投入基礎建設的國家正是中國,因此中國主導的亞投銀誰將獲最大利益,不言可喻。

 尤其令人錯亂的是,世界公認貪汙與污染最為嚴重的獨裁國家之一──中國,竟宣稱亞投行將秉持精幹、廉潔和綠色理念進行投資建設,無疑是掩耳盜鈴。這個未經現代性管理洗禮的社會和政治實體,經濟和政治向來就是合體共用。以此組織特性來管理龐大的跨國資金,很難不讓人懷疑他是經濟為表,政治為堛犒篕盚B作,實際在搭配內政的陰晴圓缺而進行外部擴張。

 就經濟效益與可預期利益之角度而言,亞投行之於台灣,至今沒有任何得以論述之據,空畫大餅與迭所恫嚇,只是突顯經濟面的貧乏蒙蔽。

 2、政治面:

 馬英九違反政府體制一人黑箱決策,授意蕭萬長前往博鰲論壇乞求習近平同意加入亞投銀,再以陸委會傳真機在最後期限以傳真給「國台辦」申請加入,全無國名、政府機關頭銜,自我矮化國格已甚。

 現又被中國以名稱不符而拒絕接受為創始會員國,仍妄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為幸,甘願成為中國一區之地域成員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86年加入亞銀,創始會員國之一的「中華民國」猶被迫在該組織的名稱改為「中國,台北」(Taipei,China),僅以英文逗點與後一字未留空格的文法錯誤而留下惡例。僅佔亞銀資金約6.5%的中國猶如此惡劣,由其主導投資佔50%的亞投行,其行徑可思過半,台灣不過成為港澳地區一樣內屬化地位。

 馬政府在自損國格、寧以政治意涵上一內屬地區之姿乞求亞投行開門的情況下,所謂參與制定遊戲規則,爭取台灣最大利益之可能性,毫無存在可能。面對中國強勢蠻橫的政治霸權,台灣加入該組織唯一可確定的是將遭致無窮盡的政治與國格災難。

 3、國際面:

 習近平的中國夢即是成為世界霸權。世銀、亞銀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都不免具有資金上的霸權性格,以中國在歷史上從未間歇的帝國性,設亞投行的目的難道可以外於帝國的魔咒?

 中國企圖透過「一帶一路」和亞投銀的合體,以較為廉價的「軟實力」來擴張其「軟邊界」。而中國在過去幾年以承攬歐美國家基於成本或當地抵制而未能投資的建設的模式,極有可能成為亞投行的基礎建設基調,藉此輸出大量勞工與慣常的中國包工模式,使影響力擴張。在佔有一半資本額的結構下,中國將獨攬組織權力,其他國家只能順勢合謀。

 尤有甚者,不論世銀或亞銀,在國際政治經濟關係中,都免不了製造貸款國政治上和經濟上的依賴,進而強化鞏固各該國家可能偏失與非民主、剝削性的權力結構。

 自身內部權力結構已嚴重傾斜的中國,由其主導之亞投行如何可以免疫?難道不是更加惡化國際間國家秩序外部與內部之不正義?台灣加入這個組織的價值立足點在哪裡?台灣的國際責任究竟是什麼?台灣希望對於區域政治與經濟有何正面與積極貢獻?這些因素都必須嚴正思考。

 

2015.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