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與國族專題政治修理站首頁

候選人到處拜神真的靈驗嗎?


/了無居士

 分享 Windows LiveGoogle pluk


 

 在台灣社會中,宗教信仰是一種很廉價的商品,你去廟媬N炷香,搏個杯、抽根籤,神明答應替你作主,任何疑難雜症都是迎刃而解,信徒普遍相信有拜有保庇,無論求財、求事業、求子息,甚至生病求藥,神明都辦得到。

 假設信仰是個命題,應該可以被證偽,偏偏不是如此,例如「神明來了沒有?」與「鬼存在我們的空間嗎?」都是無法證明真假,所以不算一個命題,將被科學家棄置。

 社會多元化後,許多潛藏已久的問題也檯面化了,每件都值得我們關心;我因此將數十年來一些所見所聞陳述於下:

 台灣各級候選人都愛到處拜神祈福,據說拜得愈虔誠,當選率就愈高,從此可以坐在家媯巧鯇@炮;這個過程中,沒有人指責那種行為是自欺欺人,為什麼?

 若問:「神明會幫忙喬選舉嗎?」當然會,譬如一年多前的新聞報導,中部某村的鄉民代表爭執不下,兩人邀約到廟媟i杯,搏輸的人果然依約退出。

 縣市鄉鎮長只有一個人脫穎而出,老劉拜媽祖、老李拜濟公、老林拜王爺,這些神明必須先在空中打了一架,打贏的決定他的候選人當選,這種事可能發生嗎?那當然。

 我雖未正式統計過,多數候選人沒有信仰,平常也不認識幾尊神明,每到選舉期間,逢廟必拜,廟公見機不可失,紛紛介入選舉,沒有一個候選人敢反抗。

 很多朋友都說,目前台灣由三種「道」在統治:白道、黑道、神道,各據一方,甚至可能互通有無。老張曾說:「黑道犯了重大刑案,白道出動圍剿,現在的神界不太可能發生,因為許多寺廟已被黑道控制,白道的高官、候選人反而過來祭拜,真的見鬼啦!」

 君不見每逢神誕日或媽祖遶境,扶轎者一定是黨政高層,其他的閒雜人等只能閃在一旁。廟公非常聰明,廣發英雄帖,被邀者膽敢不來嗎?

 有個朋友那天問道:「在扶轎的高官顯爵中,究竟幾個人真正信神的?」這就考倒我了;李某是典型的教徒,他曾說退休後將去傳教,在職期間沒有人膽敢叫他去拈香,更遑論抬神轎了。馬某、宋某應該都信洋教,他們跑去媽祖廟扶轎,他的真神見到後不知會不會降災?蔡某平常是不拜神的,最近她也到處叩叩拜起來了,有個朋友的問題就更直接了:「候選人祭拜之後,神明就會保佑他當選嗎?」假設你是神明,你會怎麼做?

 每逢神誕之日,信徒備辦豐盛的三牲恭請諸神大快朵頤,吃得滿嘴流油,信徒卻有一個疑惑,神明每年只能吃喝一次,其餘的時間都在挨餓嗎?他們會在廟堮I鍋造飯嗎?

 這個問題很難有個滿意的答案,尤其無法透過科學方法檢證,廟方與宗教學者多半各執一詞,迄今仍無共識。一般認為神明來自天上,那堛熔野苀ㄛO錦衣玉食,一年到頭只吃一頓,信徒提供的供品他們一口都不沾。

 我來講一件雖然不信卻始終存在的事;做醮或祭祀時,信徒提供各種供品,雞鴨魚肉,擺得滿滿幾十桌,甚至抬出千斤神豬共襄盛舉。
 我問一個朋友:「你敢吃那些供品嗎?」
 朋友說:「回家料理一下,我就敢吃。」
 那當然;不過,你拿出一隻雞腿或一條魚給狗吃,牠當場就吃將起來。

 假設神明來自天上,他們的飲食勝過人間不知幾倍,會吃那些供品嗎?如此這般,「誰吃呢?」當然是比人類層次還低的眾生。

 神明不可能無緣無故來到人間,甚至不可能無緣無故賜你金銀財寶,他們究竟基於什麼偉大的因緣來到人間?

 台灣的寺廟都會高懸著一塊匾額,上面寫著「代天巡狩」四個大字,該廟的神明有如古代的「巡按大人」(歌仔戲稱為「按君大人」),代理靈霄寶殿來到人間考核善惡,你信了一切好說,不信就看著辦。

 究竟地說,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施恩或施威,通常都有一些因緣在,這種因緣來自前世,今生突然受報,受者多半感覺莫名其妙。舉個例說,老闆對某員工特別眷顧,三年之內連陞三級,他可能前世曾施恩於這個老闆。信徒對神明有恩嗎?也許有,也許沒有,神明恐怕無力得知。

 還有一個理由,就是次元不同,天神無力突破時間的障礙來到人間。佛經記載忉利天主(玉皇大帝)曾來人間聽佛陀說法,但從未記載玉帝賜福給佛陀的弟子,你就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了。

 佛陀講經四十五年,他從未宣說:「修行是很辛苦的,我乾脆打一個掌風(如來神掌)或宣一句咒語,你們立刻證阿羅漢。」不然他就不是佛,而是一個外道。神明有賜福信徒的能力嗎?若有,他為什麼還要信徒祭祀呢?

 有個朋友聽後甚不以為然,他當場嚴詞斥責說:「你一直使用佛教的典故證明,但人家是道教,法門不同,神明擁有神通,上天下地,有如從客廳走到廚房,你不知道就別亂講。」

 道教許多觀念與教義抄自佛教,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佛陀講了一堆經,張道陵講過什麼經?道教只有一些科儀,專門替人作法、押煞、驅鬼之用,這種事不要什麼理論基礎。

 神明來自天上,福報好得不得了,他給你一塊錢,你可能收到一百億,從此擠進豪門之列;你的誠摯之心感動了神明,從此陞官發財,非常過癮。有些傢伙長相粗俗、「一元搥搥」,仍獲天神的眷顧,擁資千億,你說那是怎麼一回事?

 明初的江南首富沈萬三據說因為拾獲一個聚寶盆而致富,他小時候放牛撿到一個破臉盆,從此改變他們家族的命運;科幻作家倪匡說那是ET到人間做七日遊後忘了帶走的,正式名稱叫做立體金屬複製機,你丟一兩銀子進去,頃刻間複製一大盆。

 過年期間,中部某廟發放發財金,每人六百元,藉由神明的加持而複製六百萬、六千萬甚至六億,隔年回來還錢,廟方的回收數倍甚至數十倍,堪稱一本萬利。

 眾所周知,發財唯靠福報,天人賜福則靠因緣,據我所知,迄今尚無一個神明會無緣無故賜福世人;或說神明想吃供品還要信徒祭祀,他可能反過來賜福信徒嗎?我未曾見過一個擁資數百億的大富豪係經由神明的賜福而致富,就算祭拜了武財神趙公明,他去炒作股票、黃金或房地產仍然大起大落。

 神明都住在廟內嗎?當然必須是,不過,如此狹窄的空間連人都不住,何況神通廣大的神明,廟公與信徒弄錯了嗎?

 有些信徒堅持神明住在神龕上,甚至住在神像堙A每逢遶境或進香時,神像被搬進神轎跟著信徒趴趴走。關公出巡時,郭董在前面抬著神轎,關公坐在神轎內看見郭董揮汗抬轎,非常感心,決定賜他兩百億歐元。此時,你要是不知趣地跑過去拆穿說:「神轎內沒有神明,你抬的不過是一具木偶。」說不定被廟公或信徒打得滿地找牙。

 最近有些宵小專偷神像,原來想偷回去祭拜,中吶十幾億樂透,他們相信神明住在神像堙C有個竊賊偷了一隻泥塑老虎,廟媮椓瞉i老虎、獅子,果然讓人大開眼界。有些寺廟香火鼎盛,信徒絡繹不絕,香煙不但把神殿燻成黯黑色,也把神明的臉燻成黯黑色,看起來既恐怖又滑稽。

 我嘗問:「你認為神明真的會乖乖坐那堻Q受燻嗎?」有人說是,有人說否,不一而足。
 有個研究神蹟多年的朋友開示說:「這些神明都已練就金剛不壞之身,他們透過神通力把香火轉為香奈兒香水,所以多多益善。」
 我說,這種話講好很好,值得台灣的寺廟引用。正確說法是沒有神明,或說神明就不住在廟堙A你想燻也燻不到。
 那個信徒說:「你如此污衊神明,小心他們半夜去敲你的頭。」

 信徒想跟神明交談,除透過童乩、仙姑、靈媒傳達信息外,最常見的就是搏杯,三個聖杯出現,萬事OK,再大條的困境神明都會幫你處理,這種事存在的機率高嗎?

 近來興起的五路財神廟就是台灣經濟走下坡的象徵,信徒賺不到錢只好到處求神拜佛。
 我問:「五路財神跟你有何因緣?祭祀過後就會發財,請問那些錢從哪堥荂H廟產嗎?財神爺自掏腰包嗎?」
 信徒說:「別管那麼多,有拜有保庇,哪天真的發了大財,你就卯到了。」
 我說:「老兄不過是路過進來燒三炷香、捐兩百塊香油錢,就想簽中樂透十五億,簡直豈有此理!」
 他似乎有些迷惘,不過隨即辯說:「那麼多人在拜,難道他們都是盼仔(呆瓜)?」
 我說:「若論服侍神明的時間與忠誠度,廟公、童乩、桌頭這些人絕對比信徒多得多,假設真的有求必應,他們一定先發,鈔票多到銀行裝不下後才分一點給信徒,難道不是?」
 他只想半秒鐘,就確定我的話匪夷所思。

 信徒拜神希望獲得神明保佑,除陞官發財外,當然是閤第平安、六畜興旺,問題是憾事仍然層出不窮,好幾輛進香的遊覽車撞山、跌落山谷堙A造成死傷嚴重。

 最近中部有一間歷史悠久的媽祖廟發生火災,媽祖與近百尊神像頃刻間付之一炬,由此證明神明的法力輸給祝融真君,對信徒而言,這是情何以堪的事。

 台灣的信仰堪稱無孔不入,連純淨的教育都染上鬼神的色彩,在未來的歲月中,學校說不定還會培養童乩、廟公或八家將這些神明的代言人,你說是嗎?

 過去聯考制度還在(現在仍有基測、學測),每年六月初,一些媽媽帶著孩子分赴各地宮廟,桌上供著四果與准考證,母子二人虔誠膜拜;媽媽在祈求什麼?當然是恭請文昌帝君保佑孩子考上台清交。

 這個行為一直沒有被出面抨擊,不知何故?我常說,透過非理性的方式讓孩子接受理性的教育,說這種觀念有多荒謬就有多荒謬。教育是絕對理性的,信仰絕對是情緒性的,兩者可能融合為一嗎?也許就要面詢邏輯學教授了。

 中部有個人的身分相當特殊,身兼童乩、律師,據說還是某科技大學的助理教授,他老兄白天教書、替人辯護,使用現代化的知識,晚上搖身一變,穿上道袍,一手拿著一支破扇子、一手拿著一個酒壺,然後搖搖晃晃的,此時則是情緒的。

 我們高雄也有一個拜神達人,教人怎麼拜神、搏杯、解夢,他也是某家大學的助理教授,在課堂上講授理性的知識與技術,此二事嚴重扞格,不知兩位助教兄如何解決。

 每個人都要信仰嗎?科學家雖然都是唯物論者,他們可能相信鬼神嗎?科學家只相信他們看到的、摸得到的事,就算小到不能再小的夸克、幾百萬光年以外的似星體,依然確信那是真實的;他們不可能信奉上帝或其他的神明。

 英國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一生窮究黑洞、大霹靂,他直接否定上帝的存在,頗讓教廷恨得牙癢癢的。這堨X現一個疑題:「霍金教授有沒有信仰?」這就要看你對「信仰」一詞持廣義或狹義之見了;若是狹義的,當然沒有,若是廣義的,譬如信奉邏輯、方法論或各式各樣的科學公式,不也是一種信仰嗎?

 科學家只相信可以實證的事,叫做「證偽」,任何命題都必須能被證明是假的,他們才願意花時間探索。因此,對於「神明來自何方?」與「神來了沒有?」由於無法證偽,科學家當然不屑一顧。

 正信的宗教注重內在的解脫,擺脫物欲的糾纏,台灣人卻想不勞而獲,借助神明的能力獲致錢財名位,當然走在岔路上。

 東西方的社會都有為信仰而發動戰爭的事,歷史學家與宗教學者每次想到這堻ㄦ|不知所措,十七世紀法國有個哲學家叫巴斯可(Blaise Pascal),他特地提出一個檢視上帝是否存在的問題,載於《沉思錄》書中;他說了你可以有三個選擇:
 1、你信上帝而上帝存在,將得到永恆的快樂;
 2、你不信上帝而上帝存在,你將遭到上帝傷害;
 3、你不信上帝而上帝不存在,並無損失。

 所以,他鼓勵民眾不妨信信看,蓋利大於弊也。同理,你相信神而神在,受到各項賜福,從此吃香喝辣的(這句話好像是對廟公而說的)。(了無居士/現代派紫微斗數之代表人物,了無居士以科學化、學術化、實事求是的純命理觀點著稱,多年來出版的書籍已達六十多本,為命理史上之最。)

 

2015.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