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林保華專欄馬英九修理站

中國民主之路太多石頭攔路

 
 一個多月前,廣州番禺區魚窩頭鎮太石村爆發官民衝突,事件至今未平息。事件比較詳細的情況是﹕有兩千人口的太石村,村官陳進生六年來陸續將千餘畝土地私自賣給企業建工廠,但所得款項卻分文未分給村民,更拒絕公開帳目,甚至還向銀行貸款一千多萬元,引起村民更大的疑惑。於是今年7月,400村民聯名通過有關罷免這名村官的動議,並多次請求番禺區民政局批准,但是民政部門不顧「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的規定拒絕批准。

 在中國,鄉鎮才是基層的政權組織,一個村官算甚麼東西,所以中共才搞甚麼「村民選舉」,因為在它看來無傷大雅。但是也因為無傷大雅,本來是「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卻搞得雞鳴狗跳,媒體相繼報導,學者專家評論,比政治局開會還熱鬧。而其後情節發展的跌宕起伏更引人入勝,小小的村官有這樣大的能量,才是人們認識中國政治黑幕的鑰匙。

 後來的發展是,9月9日,魚窩頭鎮政府妥協,正式貼出公告,宣佈通過太石村民的罷免動議。但是12日,當局以村民「非法集會」為名,派出一千多名防暴警察和治安員,包圍村委會,用高壓水喉驅趕村民,拘捕40多人,並導致多人受傷,最重要是搶走了帳簿。因為涉嫌侵吞賣地款項的帳簿一直沒有公開,村民為保護證據,一直守在村委會門外。由於活躍的村民及協助他們的律師郭飛雄,不是被拘禁,就是失蹤了,於是15日中午,當局突然宣佈16日早上選舉新村長的候選人,也就是籌備委員會,7名候選人全是當局委派的。但是那天村民反對,他們要求自行提出候選人,否則抵制選舉。當局最終同意村民的要求,但已被「法辦」的「黑手」除外。這次選舉結果,7名官方指定的人士全部落選,民間提出的候選人獲8成選票,可見民意所在。10月,將在這7名候選人中選出一位村長。

 「人民日報」華南新聞和廣州人民廣播電台在評論和報導事件時曾對予以正面評價。但是「番禺日報」在19日的報導中宣稱中共番禺區委、區政府充分尊重村民的民主權利,同意村民提出的罷免村委會主任的動議,並肯定16日的選舉「符合法定程式」的同時,卻指責「不明真相的村民受煽動非法集結」,留下一個將來反撲的尾巴。

 但更使人驚訝的是7名選委會中的主任陳銀萍和另一馮姓成員在20日突然辭職,退出罷免行動。陳銀萍是以「身體不適」為由請辭,其職已由選舉中官方提出的候選名單中的村民接替。據報導,非官方的村民當選籌委後一直受到壓力,當局再三警告他們不能在村堙u搞事」,為自身和家人安全著想,他們唯有退出。事態還會如何發展值得關注。

 這個事件給我們的啟示是﹕

 一,為甚麼八成的村民扳不動一個村官?為甚麼一個小小的村官有能力調動一千多名公安來搶奪帳簿?帳簿裡有甚麼鬼?鎮裡不知道,區裡不知道,省裡不知道,中央不知道?為何上級不敢公開這個帳簿?害怕一牽會牽到中央?不是帳簿裡有中央領導人的名字,而是順瓜摸藤,最後會摸到根子。

 二,扳倒一個村官這樣難,民選一個村官這樣難,這可是中國推行了二十多年的村民選舉呀,而且還在最開放、最受香港影響的廣東,可見這二十多年的所謂「民主選舉」,事情白做,人白活了。

 三,美國一個「卡特基金會」對中國村民選舉做了多年的研究,看來他們的錢都白花了,是否應該改變項目,研究中國暴力革命的可能性?

 最值得注意的是,在胡錦濤、溫家寶近來大放「民主」的資訊後,溫家寶9月10到13日在廣東視察,鼓勵廣東官員「解放思想,勇於創新,敢闖敢試,敢為天下先」。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太石村的事件,他又有甚麼感想?在這以前,溫家寶向來訪的英國首相布萊爾承認,中國人的「教育素質」低,不宜推行歐美的議會民主。出席歐洲人權會議時他又說:「如果中國人能管好一個村子,我相信幾年內,他們能管好一個鎮。」原來中國共產黨人不是中國人,所以他們可以幾十年管一個國家,中國人卻管不好一個村子。訓練二十多年還不行,中國的民主還有指望嗎?或者,還有一些希望,但不是在太石村,因為有「太」多「石」頭攔路。看看中國有沒有叫「民主」的村子可以進行試驗呢?

2005.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