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林保華專欄中國特區

動用黑道鎮壓維權,溫家寶被挾持?

 
 中國廣州太石村罷免村主任運動,看來已經失敗。這個失敗是中共當局運用官權和黑社會結合鎮壓的結果。這情況與六月份發生的定州慘案相類似,說明中共官方的鎮壓已經失效而必須出動黑社會來協助。

 這種黑白兩道的公開勾結,說明「白」已經力不從心。為甚麽呢?因為既然扮演「白」的角色,有些事情不方便做,更野蠻、更無恥的角色就要交給黑道來做。而實際上,他們的老闆都是同一個人──偉光正的中國共產黨。也就從這一點看,說明這幾年來維權運動的成就,已經動搖中共的統治基礎而被迫搬出黑道。搬出黑道是好事,讓更多的民眾進一步認識中共的本質。

 當太石村處在維權高潮的九月中旬,中國總理溫家寶正好在廣東「蹲點」,有報導說他在研究中國的政治改革問題,因為前不久胡、溫都高喊「民主」,太石村的維權運動不就是活生生的政改典型嗎?本人一直在等溫總理同志會對這個事件發出一個他最喜歡做的「批示」,支援村民維權,然後村民敲鑼打鼓歡呼這個「次高指示」,感謝黨中央和國務院的關懷。

 哪裡想到等到的是黑社會出馬,莫不是這是溫總理的「內部指示」?或者溫總理在廣東受到黑社會的挾持?連十月份的出訪都被取消了,事情還不詭異嗎?是不是內部在爭奪堂口?

 對這場運動我還有兩個感想:

 第一,依照中共的安排,民主從農村的村民選舉開始。這是一個陰謀。

 中共領導人不是說教育水平低不配有民主嗎?窮困也不配有民主嗎?那麽為何不從城市媔}始選舉呢?而最現成的就是開放香港的普選。在城市奡馭鵅A傳媒聚焦,民眾比較容易分清是非,黑社會比較難以活動,因此,中共怕失控?因此,「革命」雖然可以走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民主卻應該從城市擴展到農村。

 第二,毛偉大教導我們,知識分子必須與工農結合才有出路。

 郭飛熊律師、艾曉明教授,以及後來的郭艷、唐荊陵律師等人正是走這一條道路。胡錦濤也在鼓吹這條「返毛」道路,可是,他們以及一些記者卻遭遇了非常可怕的經歷,比BBC記者採訪定州慘案的歷險經歷還可怕。廣東接近香港而比較開放,番禺歸廣州市管,更應開放,郭、艾「遇難」時,正是香港全體立法會議員「破冰之旅」訪問廣東,與省委書記張德江對話的時候,莫不是當局也借此「旁敲側擊」香港的民主派議員?

 其實,郭、艾爭取的不是甚麽個人出路,而是基於人道主義和追求社會公義的良心,爭取中國的光明出路。我們在海外只能聲援,只能向他們致敬,期盼中國有更多的知識分子拿出自己的良心而不是沈醉在「盛世」與「和諧」的迷幻中,為小小老百姓鼓與呼。

2005.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