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問題首頁林保華專欄

中國股市已經進入全民瘋狂程度

 有曰:「上帝要你死亡,必先叫你瘋狂。」套在股市,也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特別是新興股市,沒有經過幾次瘋狂與死亡,那個股市就不會成熟。中國股市的歷史才十幾年,老百姓習慣於共產黨領導下的,例如瘋狂的大躍進與文革的群眾運動,要他們在股市不瘋狂一下,是不可能的事情。最近網絡流傳的「股歌」,改編了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與流行曲「夢醒時分」,就具有「中國特色」。

 要使股民瘋狂,並且有越來越多的民眾加入股民的隊伍,並且隨之瘋狂,必須是要股民相信中國股市長漲不跌的神話,即使有調整,也是短暫調整立刻恢復漲市。而成交量也必須大增,中國股市今年年初單日成交爆天量,首破1000億元,遠遠超過香港的成交量;四月二十四日成交量再創3179億元新高。四月十一日深滬股市總市值破人民幣14兆元,首次超過港股約13兆7000億元的總市值。去年中國股市指數大約上升一倍,今年第一季度上升了四成,屢創新高,到四月三十日以3841點收市。其中出現幾次小股災,但都出現V形反彈,加上官方的信心喊話,即使加息,也從開始市場會有反應到後來完全沒有反應,使民眾越來越相信,股市不會跌。

 在這個情況下,股市每次暴跌,反而引來投資者大批入市,最明顯的表現是登記的新股民大增,因為他們認為這是趁低入市的大好機會。例如「227」股災,中國增加19萬4000戶新股民。全國有多少股市與基金戶口?有一個報導,四月二十六日,總數已達9255萬戶;另一個報導,到四月十日為止,開戶總數超過一億戶。都超過了美國7600萬戶的股民數量。

 對中國這個新興的市場來說,這些數字不可謂不大,但是,還不到兩位數,應該還有發展空間。在「五一」黃金周前幾天,每天有逾二十萬人開戶。一些證券行利用長假開設炒股班,報名者踴躍,因此,估計節後股民人數還會激增。

 股市出現泡沫,必須到「全民皆股」的地步,大戶才可能把火棒交給小投資者而使自己全身而退。所謂「全民皆股」,當然不是每個人都炒股票,但是,稍微有經濟能力,也就是有存款的,都會買上幾手。看目前中國股市的情況,已經出現不少使人擔憂的情況。根據中國媒體報導的若干情況,比香港股市爆破前的情況還要嚴重。

 一月份就有報導說,中國的保母、司機都在買股票、買基金;剛從上海出差回香港的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對於這種全民瘋股市的景象印象深刻。他在上海見識到從出租車到餐館,每個人都在談股票。對「走資」先知先覺的泉州市,證券公司門口賣茶葉蛋的老太太也能推薦股票。

 大學校園出現一批炒股大軍,部分學校還開設了炒股課程,成為最熱門的選修課,有的學生以拖欠學費來炒股。廣州大學生裡出現「炒股大戶」,有一成學生開戶。深圳的調查,新生一成炒股,大四學生則有八成。

 更驚人的,是廣州一家小學三十多個小學生成為股民,而且獲利頗佳,有的還不到十歲,卻有了兩年「股齡」。在南京力學小學讀四年班有八名炒股炒基金。學校、家長對此竟冷眼看待,認為可以培養他們的數學頭腦,也不必為他們的利是錢如何用煩惱,還有所謂心理學家說:又不是放棄學業全天候炒股,沒甚麼好大驚小怪的,用利是錢來學經濟知識,比亂花金錢好。

 上班族也捲入炒股。有人在上班時頻頻如廁,其實是查看股市行情。由於要留意股市走勢,因此,不少上班族都將見客時間安排在下午三點,亦即是股市收市之後。因為彼此是「同道中人」,三點後才見客,已是中國職場的「潛規則」。上海的保姆市場冷卻,「上海阿姨」有一大半參與炒股,有近一成辭工專門炒股;鐘點女工只肯接下午三點股市收盤後或週末的工作。而保姆在主人家天天與外界通電話打聽行情,無心工作。

 2005年底,也就是中國股市進入大牛市前夕,中國的銀行儲蓄存款達十四萬億元,因此,投入股市的潛力很大。然而,人民銀行上海總部發布的一月上海市貨幣信貸運行報告顯示,當月,上海本外幣儲蓄減少192億元;中資銀行同業存款則增加1356億元,其中大部分是證券公司和結算公司的存放款。這說明主要資金並不是來自居民的儲蓄存款。

 據中國報章披露,掌控一萬兩千億美元的國際對沖基金,正以各種合法或非法途徑大舉殺入中國資本市場。地下外資「入市」規模可能高達八百億美元(折合六千多億人民幣),主要來自歐美和日本。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全把資金推給「境外」,有意迴避「境內」資金。中國對境外資金都有限制,如果能進來這樣多,也是「境內」有「裡通外國」者。不論是境外還是境內,都和國內的特權階層分不開。

 由於股市熱潮。垃圾也可以變為鳳凰,一旦爆破,這些垃圾勢必最早打回原形。而垃圾公司能被炒作,或者一般上市公司股價被炒作到遠離其實際價值,都要拜大機構炒作所賜。他們的資金來源是金融機構,如銀行、社保機構等,這也是為何要收緊銀根的原因。但是,為何不能從根本上懲處違規行動呢?因為他們都有後台。

 中國股市是政府與國有企業的圈錢市場,因此,本來就有「政策市」之說。為了「引錢出洞」,他們必須投入資金造勢,那是「吃小虧,佔大便宜」,因此,小投資者只能量力而行,不能太貪心而上鉤,千萬不要借錢或典當房子來買股票。即使紐約、香港這樣法制健全的國際金融中心,還是會被金融蛀蟲鑽空子,何況中國這樣法制不彰、貪官汙吏橫行的中國市場!

 一些中國專家與國際投資銀行不斷警告中國股市已經出現泡沫。泡沫的最好說明是中國A股與在香港上市的中國H股的差價。四月底,第二家以A、H股同步形式上市的中信銀行首日掛牌,中港兩地股價表現懸殊,H股收市升幅14%;A股升勢則較招股價高出近一倍。香港的投資者比較理智,兩者的差價,可能就是它的「泡沫」,泡沫越大,當然越容易爆破。從中港股市平均市盈利(本益比)來說,香港約十四倍,中國是四十倍,中國的經濟與企業前途再光明,差距也不會如此之大,何況中國上市公司有許多黑幕。

 中國政府當然要盡量維持這個五彩繽紛的泡沫,讓更多的民間資金投入,才可以多多榨取人民的財產。也由於中國市場的封閉,以及政府對市場的深度介入,因此,在其他國家看來早該的爆破,在中國卻可能顯得更加絢麗壯觀。然而,天下無不散的宴席,股市不可能永遠漲,也不會永遠跌,脫離實際的大漲,跌起來必然很可怕。而參與的股民越多,對社會的震盪也越大。也許,中國社會矛盾的總爆發,就是從股市崩盤引發出來的呢?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7.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