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林保華專欄

台灣媒體不要被中共的統戰牽著鼻子走

 共產黨打天下與坐天下,靠的是「槍桿子」與「筆桿子」。槍桿子是共軍,筆桿子就是共媒。現在世界走向文明,動不動就用槍桿子,有損形象,中共越來越多的利用媒體來騙人。因此,中共不但要嚴密控制國內媒體,還要擴張到控制國外的媒體,實現它的「全球化」。

 今年一月二十八日,博訊新聞網報導:春節前一周,中共中央政治局舉行會議,這次會議主題是有關春節的宣傳和2009年的外宣工作。會議認為,過去十年中國的進步和宣傳、統戰、外交部門的共同努力,使得目前世界各地的華人媒體都對中國政府的政策和做法有了很大的認同感。目前除了控制在三種反華勢力手中的幾份小報之外,西方主要國家的華文報紙和大陸相關部門都有非常積極的良性互動。而且,中央在撥出鉅款推進外宣工作後,這一勢頭不會減弱。

 所謂「三種反華勢力」,指的應該就是法輪功、台獨,以及其他華人社會中的反共勢力。當然,這並非中共所謂的的「幾份小報」,而是不想「長敵人志氣」與讓自己的黨員與國人了解事實真相,因為法輪功的報紙全球發行,《自由時報》在台灣發行量第一,而《蘋果日報》在香港與台灣的發行量佔第二位。

 按照過去中共統戰媒體的手法,是「拉出來」、「打進去」。所謂拉出來,就是從對方陣營裡使用統戰手段(例如收買)爭取過來;打進去,就是派人假裝認同對方立場,深入敵營。

 這些可以舉出許多例子。例如,美東《世界日報》(聯合報系),有一位擔任過副總編輯的報人,一九八九年我去紐約時見過他,當時香港一位左派報人說他是國民黨的文化特務。但是,兩三年後,中共請他訪問中國,走「絲綢之路」,回美國後判若兩人。九七年後,我在美國再見到他時,幾乎成為中共的代言人,在一次的民運會議上,他表示贊成六四殺兩萬人來維持中國的穩定。會場上,一位中國學者立即責問他:「你信仰的上帝贊成你的這個說法嗎?」因為這位報人曾經拉這位學者與他一齊去紐約法拉盛的宣道會做禮拜。

 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有關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後,有一批中國文化人到香港,他們也對中共進行批評,以爭取香港社會對他們的認同,有的就進入香港媒體圈子裡。但九七後,他們完全幫共產黨說話。

 他們中的一些人,也多次來台灣,見到藍營的人說藍話,見到綠營的人說綠話。他們想做甚麼?有人問我,我說我也不知道。不過,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過來,台灣不分藍綠,都要小心一點才好。

 在中共建國六十大慶,請了台灣一些聞人到北京進行統戰以後,現在他們又把黑手伸到台灣媒體。

 中共透過台灣海基會邀請媒體高層訪問中國。以現時海基會的立場,當然不會成為台灣媒體的防火晼A而是為中共統戰效勞唯恐不及。被邀請的媒體中,《自由時報》以「業務繁忙,無法派員參加」為由,給老共一個軟釘子。而《蘋果日報》則被拒絕參與。

 為何會邀請《自由時報》而拒邀《蘋果日報》?這裡面的學問頗堪玩味。眾所周知,《自由時報》是色彩鮮明的獨派報章,《蘋果日報》卻是反共也反獨。可見,這次邀請,政治意圖非常明顯,就是要「化獨漸統」,這點與馬英九態度一致。也許中共看到馬英九統戰無能,只好由自己出馬。但是,《自由時報》無動於衷,令中共莫可奈何。

 那麼,中共對《蘋果日報》為何不想也來統戰一下呢?如果《蘋果日報》的老板是台灣人,中共也許不會採取這樣生硬的態度;然而,《蘋果日報》老板是香港人黎智英,與中共打過不少交道,至少中共認為至少目前統戰無望,所以,這筆統戰經費能省則省;何況,如果他們參與行程,也許爆出過程中中共的統戰伎倆,那不是使中共更難堪?

 這次統戰的旅遊地點是山西省的平遙等歷史景點,顯然要用古華夏文化激發台灣媒體認同中原文化,乃至認祖歸宗的心理。可是,山西也是中國的產煤大省,常常發生礦災,人命如草芥;最近,省當局又以安全為名,由政府定價,強迫小礦主把煤礦賣給政府,這是一種違反市場經濟的公然掠奪行為。

 台灣媒體應該要求參觀這些,了解礦工與礦主兩種不同的維權表現,而不是被中共的統戰牽著鼻子走,否則就失格了。台灣的閱聽人應該出來對這些被統戰的媒體進行監督。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9.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