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野侍一郎專欄

野侍一郎專欄

邪道非常道

http://www.southnews.com.tw

推到Plurk  Facebook分享

參與討論

 


(一)

 我相信,2017年時有去簽「喜樂島聯盟籌組宣言」的綠營獨派,大概應該不少可能是幹在心裡口難開吧?

 如果有空應該去詳查喜樂島聯盟成立的起始緣由,坦白說,如果用簡略的環視,隱約可看出郭倍宏的心機,他先取得民視董事長的位階,一步一步號召綠營獨派,藉由民視的資源奪取話語權,然後就儼然以盟主之姿收割激進獨派。

 我說魔鬼通常是藏在細節裡,大家可能以為四大老只是出面登廣告討伐蔡英文而已嗎?甚麼叫做「拿著雞毛當令箭」?四大老可能沒有權力慾望,但很遺憾地,他們在整個權力遊戲當中,可能就只是雞毛的存在而已!

 其實,抬出四大老最主要的用意和打算,不只是要壓蔡英文,而是要壓其他的綠營中老、小老,否則,郭倍宏出來說話不管藍營或綠營,可能僅把它當屁話看待!

 甚麼叫做魔鬼藏在細節裡?我舉例:四大老刊完討檄文廣告之後,綠營其他中老們就算有不同看法的人,會有甚麼媒體會去鳥他呢?民視會嗎?當你的聲音被分割個別化之後,跟沒有聲音差別並不大,更何況如果是為了情面、為了協和,不好撕破臉出面頂撞反對,這就是「沉默螺旋」的開始!

 再加上民視裡的圍事者,出面聲援讚聲四大老連成一氣,當然就更加重、加速「沉默螺旋」的擴張,而民視不正就在做這種勾當,不是嗎?如果再加上彭明敏創辦的「鯨魚網站」、陳永興和李遠哲辦的「民報」,那我要請綠營的人好好看清楚,綠營還剩多少媒體生力軍?綠營已經不只是掉在「沉默螺旋」之中,而是根本已經在「沉沒漩渦」裡!

 如果我說「拿著雞毛當令箭」之後補上「挾天子以令諸侯」,可能大家就會比較容易理解,這個四大老可能用來令其他綠營的中老,令其有口難開、有口難言,好用得很!

 只有像我這種台獨獨行者,根本不鳥甚麼大老、小老當然中老也是一樣!可是,我是獨行者,根本也不會被看在眼裡,所以,去民視彭文正那婼蟪],當然也不會被當一回事。

 不過,我倒是很早就勘清這種局勢,因此,才會一直寫文跟這種邪道對幹!

(二)

 為何稱郭倍宏走的是邪道,因為現在不知道有沒有人能回答我,郭倍宏到底是政治人、還是媒體人?而我看他是明目張膽掌控媒體搞政治!

 其實,類似的還有一人,就是三立電視台董事長林崑海,一樣是對政治興趣濃厚的人,但基本的不同是:林崑海經商創立電視媒體,有了濃厚商業實力後參政。

 但是,郭倍宏利用政治取得媒體有利位置後,利用媒體打紮政治干預實力,三立是林崑海創建、民視卻是綠營的別人已創建,再加上綠營執政,郭倍宏利用綠營獨派的色彩酬庸,才能當上民視董事長,這是他利用政治的一面。

 如今他正在利用媒體有利的位置,干擾政治卻把砲火轉向綠營的民進黨,這種行徑作為根本不是平常人走的平常道,不稱為邪道或非常道,還不知道要如何評價!

 「獨立公投、正名入聯」,這是原喜樂島聯盟的主旨,這個部分我或我想大多數的綠營也包括民進黨,可能是贊成或者不反對居多,不過,對於進程和執行方法方略,我想並沒有真正溝通討論過。

 郭倍宏卻藉由發起人和媒體董事長的身分,私自無限制地上綱,甚麼獨立公投修法、二年獨立建國,他似乎要把夢想用夢來解決完成,他想把公投法捧成太上皇位階,民進黨或民進黨籍立委沒支持他的主張,讓他逮到機會就開始攻擊民進黨和蔡英文,這可能就是他怨或恨的由來!

 其實,民進黨就是給他一個軟釘子,這個躁進的主張沒有得到相關且必要足夠的討論,同時民進黨忙選舉已經焦頭爛額的時刻,郭倍宏利用喜樂島聯盟平時嗆聲,到選前一個月升高到尖銳的聚眾示威濃厚的遊行!民進黨採取迴避或相應不理,主要應該是基於避免分裂綠營的衝突。

 然而,果然是息事卻無法寧人,民進黨選舉被打成屈膝差一點跪倒,選後還拱出部分大老再落井下石,而我說那是被日頭曬老的大老,因為這四人在台灣綠營政治奮鬥階段,幾乎是缺席或半缺席,而且觀諸三十年來,這些大老不是不長進而是沒有長進!有嗎?要不要舉出來討論看看?

 我是沒有恩師、沒有偶像、獨行不結盟的實證主義者,同時,我還是一個孤僻、緣薄又無情的在野浪人,走30年的台獨路、15年的台灣網路獨行道,不敢說看盡但也看多了,大頭小眼睛心態扭曲的所謂理想主義者!

 之前綠營的小眾媒體「與媒體對抗」,其實是都已經小到不能再小的網路論壇媒體,但還是有人就是想爭權搞內鬥,搞垮了苦心經營的綠營網路小眾媒體,本人曾在媒抗至少百萬言的文章,雖然沒有甚麼價值結果也付諸流水。

 內部的崩解遠大於外部的攻擊,因為外部攻擊你會抵抗防備,內部襲擊你會疏於防範!織田信長能對抗六國聯盟而不敗,卻亡於本能寺明智光秀萬餘人的兵力!

 說郭倍宏像明智光秀是損了明智光秀的智將名號,郭倍宏一樣是收割媒體,但他是連蔡衍明都不如!因為蔡衍明還是拿資源挹注中時中視集團取得大權,而且至少他還是忠於藍統盡力為其作嫁,不過,郭倍宏卻是攫取媒體資源,而私心自用,最重要的他是又反咬宿主綠營民進黨。

 從以前媒抗就有人罵我是瘋狗、野狗,而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別人罵我野狼,其實,這種情緒發作根本一點都傷不到我分毫,因為我就算是土堤邊的野狗、山峰上的野狼,儘管狂吠、囂嚎也嚇不了人,可是,我也不徘徊門邊屋旁,等待主人或路人丟捨,最重要的是:我更不會吃完主人、路人丟捨之物後,卻反咬主人路人!

 

  2019.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