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謝志偉專欄 首頁

一鐘各錶

 夫妻倆,一子一女,加上老父,阿福一家三代五口人住在一棟公寓的六樓頂,客廳擺飾簡單,惟角落裡一座足有一百七十公分高的立鐘,引人注目,是老爸當年從大陸帶來的寶貝之一。 

 儘管雕工精緻,老鐘木質外殼的表漆已因長年受潮而處處斑駁,鐘面的玻璃外殼也由於歲月消磨亦是黯淡多痕,至於它指的時間則永遠比正確時間要落後一大截,老爸一天撥幾回都沒用,有時長短針甚至還會卡在一起。 

 阿福屢次想拿掉或換掉老鐘,老爸就是不准。不過,除了偶而不經意瞥見鐘面上的時間會感到錯愕外,大家基本上也習慣了老鐘忡在那兒,反正,除了老爸外,家裡每個人都戴著自己的錶,床頭甚至還有小鬧鐘。

 有一天,老爸到南部訪友一個星期,回來後,發現他的寶貝不知何時已經壽「鐘」正寢,短針和長針卡在一起,鐘舌完全停擺。老爸先是沮喪,繼而生悶氣,最後乾脆吼罵起來。 

 看著老爸一頭斑白亂髮,滿面縱橫皺紋,阿福覺得很抱歉,心裡卻難過地想著,老爸那天出門去趕搭火車的時候,還不是指著阿福手上的錶催他開車送他去台北車站的,當時也沒見他看老鐘一眼。老鐘壞沒壞,老爸在家時他們都沒在意了,不在家時,當然更沒有人會注意了。 

 想著想著,阿福彎腰扛起老鐘下樓,說要到隔街的寶島鐘錶行修修,反正只要鐘舌能再搖擺就行,長短針定好位繼續走就可。

 那是棟老公寓,沒電梯,樓梯又窄又暗,阿福扛著老鐘小心翼翼地踏著台階下樓,幾次都差點和迎面上來的人擦撞。終於,就在三樓轉彎處,有個喘著氣,體型略胖的中年人被老鐘稍微頂到肩膀後,不悅地對著阿福說:「拜託人,您就不能像別人一樣戴手錶嗎?」阿福:「*%$?@#」
 
 到了店裡,師傅打開一看,發現裡頭一堆零件已經衒慼A而由於實在年久月深,也沒貨可補,阿福搔搔後腦勺,決定幫老爸挑一只寶島錶,再請師傅把老鐘的長短針永遠地固定在十二點,鐘擺上緣則與齒輪脫鉤。 

 半小時後,阿福口袋裡放著新錶,肩膀上扛著老鐘回到家裡,進了門就將老鐘置回原處。聽了兒子說明原委後,老爸終於接受了老鐘的現狀,邊戴上寶島錶,邊端詳著牆上的老鐘說:「十二點,也好,這才叫「大鐘至正」,就算動都不動,每天至少還準時兩次。」說完站起來,看看手上的新錶,說:「要三點了,樓下二樓的麻將搭子該到齊了,那我就走了。」

 不好意思,我又編了一個故事,不過,既然「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等等說法也是編的,我也就不必感到太愧疚。倒是,詳看台灣目前的政治局面及統獨之爭,依我淺見,也勉可循此故事究其竟。 

 彼「一鐘」確有其淵源,然既與時代脫節而作不得準,就算不束諸高閣,也不該訴諸統獨。若要硬佔一席之地,則紀念可也,作準,萬萬不可。其實,包括那些在國內堅持「一鐘」的人,出了國,又有那個不是各戴其錶?要硬說台灣不是「TAIWAN」而是「Republic of China」,那就不啻是要求我們不戴手錶而扛著老鐘逛街一般荒謬了。 

 莫忘,台灣是在與時間賽跑,不是在與中國競爭,卻偏偏,一種米至少養了兩種人,有詩為證:

 分秒必爭向前跑,雨打風吹豔陽烤
 不怕五更起得早,只怕四季蹉跎老
 表裡不一天天吵,莫非都是豆腐腦
 為保一中棄寶島,什麼人玩什麼鳥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2.01.20

最近更新目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