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台人專欄

是監督,不是侵犯新聞自由

 八月一開頭,就有了一件令人叫好的消息,那就是新聞局接受十二位審議委員的決定,不發給七家有線電視台新的營業執照。我相信每個被統派新聞台惹得火冒三丈的人,聽到這消息一定拍手稱快,預期那些幸存的新聞台未來會「正常化」一點。

 不過,看在統派和統媒眼中,新聞局此舉,無寧是對付他們這些病毒的重藥,如果悶不吭聲,將來怎能再興風作浪、捕風捉影呢?於是重施「扭曲事實」的毒手,高舉「新聞自由」的旗旘,指控新聞局搞白色恐怖,傷害言論自由。

 但「新聞自由,不是謊言做假的護身符」,尤其在今天,統派新聞媒體成了台灣三害之首,早已惹得天怒人怨。他們經常在性侵害案件中任意曝光被性侵害者的身份資訊,公然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當不幸的刑案發生時,他們喜歡用模擬方式詳細介紹犯罪手法,不僅剝削當事人尊嚴,更像是在犯罪教學,為台灣社會製造了潛在的危機。

 統媒還會弄出了什麼「腳尾飯」的假新聞;誇大地把颱風講得像彗星撞地球那樣恐怖。對於政治話題,統媒習慣來個無中生有,捕風捉影,距離下屆總統大選還有三年,他們現在就忙著瞎猜誰是候選人。對於色情題材,統媒更如蒼蠅逐糞般拿來色誘觀眾──最近演藝界出現個女F4團體,以豐滿的胸部為號召,引得統媒爭相報導,鏡頭對準她們的胸部猛拍,令人不禁懷疑是不是轉錯台,轉到了色情頻道。

 當媒體亂象成為一個「社會問題」後,台灣面對的不再是言論自不自由的問題,而是「監督媒體」的問題。

然而不少媒體自許是「無冕王」,天不怕,地不怕,即使有識之士詬病斥責,也依舊我行我素。有人說,政府不要管媒體,應由民間力量來監督,可是民間團體的呼聲,那些媒體會放在心上嗎?會因此懂得自律嗎?想得美啦!反正根據收視率調查,他們的節目再不良也總有人看,有廣告播。「誰理你啊!」是統媒面對民間監督的惡霸心態。

 另有人主張用「巿場機制」來監督統派媒體,但依舊沒有辦法。因為這些知名的媒體,財力通常比較雄厚,又有中國資金在背後撐腰,中國派的觀眾熱烈捧場,很難被巿場淘汰的。雖說「賠錢的生意沒人做」,但這不適用於中國,他們對台灣的統派電視台挹注資金,並非為了賺錢,而是建立傳聲筒來統戰。可以說,所謂「巿場機制」對台灣的電視台幾無作用可言,只要有中國來的資金,任何拒看新聞的抵制運動都撼動不了統媒的生命。

 最後監督責任就落在傳播媒體的主管機關──新聞局手堙C新聞局過去都採用違規記點、罰款的方式來監督媒體,卻沒什麼效果,因為對那些財大氣粗的電視台來說,罰款就像蚊子叮牛角,不痛不癢。如今新聞局利用六年一次的換照機會,給統派的有線電視來個殺雞警猴,確實是不得已採取的必要手段。請注意,這不是撤銷執照,而是讓爛掉的媒體拿不到新照。既然依法六年換照一次,那就不存在「永久執照」,也不存在一定拿得到執照的道理。

 這更不是限制言論自由!因為取得執照的新聞媒體,又有了六年的生命,他們在未來六年中,不怕被吊銷執照,不怕被禁止發言,只要遵守新聞道德和法律規範,即使天天罵政府,日日笑總統,依然可以長命百歲。相反的,如果有媒體因此發生寒蟬效應,從此不敢批評時政,這也不等於沒了言論自由,而是他們搞錯狀況,或罹患被迫害妄想症,錯把菜刀當成了屠刀。

 說到屠刀,我希望那些拿「新聞自由」當護身符的統派媒體,最好回去看看臺灣近代史,瞭解一下中國國民黨蔣家政權過去是如何控制媒體的。當年,只要報章媒體不聽蔣家的話,觸犯了禁忌,小則主管撤職,中則強迫關門,大則以叛亂罪處以重刑。在民進黨執政的今天,他們可能有同樣的遭遇嗎?如果不可能,那麼請他們別再拿「新聞自由」來顛倒是非,因為新聞自由正如人權自由一樣,不等於不受法律的制約。

 最後,從這次有線電視台換照的風波,我們也清楚發現,統派媒體完全沒有反省的誠意。他們不去思考某家電視台拿不到新照的原因,卻把「沒拿到執照」扭曲為「迫害新聞自由」,猶如拿著道德的律令來取得為所欲為的權力,實在令人感到不齒。他們不僅沒有反省誠意,連抗爭的手段都是重施故技──扭曲、誇大、壓霸。

 看來新聞局的這招重手,恐怕沒啥路用了,讓人不禁感歎,只要有統派和中國在背後支援,台灣的媒體改革,就沒有成功的一天。(本文與在美國發行的同步刊出)

(http://southnews.com.tw) (2005.08.08)

最近更新目錄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