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罪案是為馬英九量身訂做

罷免總統可以「喚醒沉睡的人」

去「次殖民地」化

釣魚台問題扯出「台奸」與「漢奸」

民進黨在「討皮痛」

民進黨敗選無關兩岸政策

可列入金氏記錄的刻薄政客

ECFA解決不了馬英九的困境

馬英九也提兩國論?

蔡、馬國家定位的差異

哪一個族群才是原罪?

台灣黨對上中國黨?

宋楚瑜面對政治禿鷹?

「不統、不獨、不武」到底是什麼?

有公權力的詐騙集團

由親民黨看台灣的命運

大解密:國安密帳案與台灣綜合研究院

惡棍的藉口

黑金與地方派系的共生

都是「棄馬保台」惹的禍?

夏瀛洲嗆馬有理?

塑化劑衍生的糾葛

國家元首及家屬不能擁有外國籍

兩個中國與一中各表

政府不應篡改歷史

立法除罪侵犯司法權,國會成為憲政大怪獸

民進黨新世代的轉型

總統與立委合併選舉的算計

綠營卸不下假面具

台灣與中國的茉莉花

菲律賓何錯之有?

何不化「內鬥」為「外鬥」?

馬英九未掌握選舉背景

政務官的參選空間已褪色

周陽山戳破馬英九的謊言

台灣人為何對民國百年表現冷漠?

由九如看中國國民黨的衰退

連家才應該道歉

中國人的造神與行騙

懂得用刀叉的野蠻人

陳致中的選票從哪裡來?

最容易騙的台灣人

藍綠風水輪流轉

由扁案看誰在踐踏司法?

虛幻的「中華民族論」是侵略工具

台灣面對中華帝國的壓力

沒有公共政策的選舉

幫新科考委高永光上一堂課

承受庇蔭就甩不掉包袱

社會菁英普遍常識不足

難道史可法是漢奸?

中國國民黨切割不了集體污點

只有反共者會捍衛中華民國

鋸箭式的健保改革

賣場應設置台灣區,專賣台灣貨

誰來監督各級議會議員?

期待學生的理想性提升

綠若贏五都,噩夢才開始

中國國民黨的現世報

保釣人士縮頭了?

馬集團真的「馬不知臉長」?

綠營哪來「傅崐萁效應」?

民進黨是抗暴,不是暴力

台灣面對核能災變的威脅

民進黨不勞吳育昇操心

阿扁砸爛自己的腳?

台中藍綠版圖劇變

棄了小胡保得了大胡嗎?

五都選戰的陷阱

蔡英文 VS. 馬英九的異與同

扁牌已成明日黃花

南部即將卸任的縣市長時乖運蹇

分不清令箭與羽毛的政黨

遠來和尚未必能念經

親共人士與蔣家

中國正在甕中捉鱉

是誰否定了「中華民國」?

是誰挑起了恨?

蘇貞昌懷璧其罪

蔣介石式的武士道

中國國民黨看高雄在地人「無望地」

左右選戰的因素不是族群

二二七立委補選評析

高雄未必就是綠地

落地不生根的苦悶

挺扁人士的迷失

錯將台灣當南唐

改革第一刀應朝自己

解讀三縣立委補選的結果

台獨運動的典範

馬總統何不宣告擱置台灣主權?

用一個半腦袋治國

誰說商人無祖國?

馬英九政府不懂得民怨

台獨聯盟未來應當扮演的角色/演講影視檔

擁抱打擊台灣的元凶與幫凶,談何尊嚴

解讀縣市長選舉的結果

缺乏政黨認同才可能賣票

族群牌並非萬靈丹

美國牛肉不是假議題

空降部隊贏不了地方選舉

黑道未必不如白道

台海有無形的「柏林圍牆」

馬英九踩著陳水扁的腳步

別逼台灣人從事抗暴運動

日本放棄台灣救了國民黨

國民黨轉型的衝擊

高檢署幫林志昇打知名度

國會嚴重破壞政府體制

司法官也有強烈的意識形態?

防災、救災、復建

扁勢力何不考慮組黨?

打手、戲子、王祿子仙

中國又再促使民進黨茁壯

法官檢察官化

談謀略,民進黨遠不如馬團隊

菩薩與牛糞

馬英九是誰的兒皇帝?

原來馬英九的不沾鍋就是不負責!

馬政府放棄了中華民國及主權

續談獨派人士的茫然

建國的關鍵在實踐,不是理論

正常的政黨必須法治化

馬英九將自己塑造成為蔣經國

世運會戳破「互不否認」的神話

李明博捐財產,馬英九能做什麼?

因騙票而執政,政務官應捐薪

價值觀偏差,才是社會亂源

監察院與台鐵形成主客對稱

馬英九的言行令人不寒而慄

國民黨不認同中華民國?

獨立機關的定位

縣市升格是在劫貧濟富

台灣的前途何去何從?

不講真話 不可能有共識

扁勢力因悲情而茁壯

使用刀叉的食人族

國民兩黨內鬥的差異

神棍與政治騙子

扁系與非扁系的決戰

國民黨轉型觸礁

誤入叢林的小白兔

民進黨並未深耕

陳水扁與毛澤東

范蘭欽是綠營的貴人

施明德與馬英九

錯把陳水扁當蔣介石

馬英九與民間國是會議

兩黨政治造成政壇腐化

民進黨兩路線都挫敗

綠營遺忘了中性選民

陳水扁沒有關說問題

陳水扁爭第一名的魔咒

一加一也可能小於一

台灣國家定位的演化與展望

白道遠不如黑道

馬政府不該過度依賴中共

帝王思想的遺毒

藍綠對決,壓縮第三勢力

台灣與圖博

扁案速決有利民進黨

大學軍訓教官的定位

群眾路線與議會路線

馬英九是否也黑心?

馬英九是叛亂共犯?

民進黨的混沌與撥雲見日

台灣並非主權獨立的國家

陳水扁是馬英九的救星?

馬團隊還活在過去

騙取天下,卻無能治天下

民進黨不能跟著國民黨走

政黨對決易,和解共生難

尊重司法,少一點政治

由陳水扁案看李登輝

陳水扁已重創台獨運動

不要因為內部磨擦而迷失方向

在台中國人自卑的族群優越感

選舉制度貽誤台灣教育PHP版

勿以暴制暴,但何以制暴?

蔡英文難治民進黨的沈痾

只靠改變制度不能挽救民進黨

監察院長不懂監察權

不應該以立法手段來除罪

中國國民黨內鬥浮出檯面

馬英九是卸責,不是分層負責

馬英九企圖製造綠營內部鬥爭

承認中國學歷的嚴重禍害

在台中國人「聯共制日」的陰謀本質

陳水扁•馬英九•舞台前後

國會立法不能違憲

綠營較不通人性

台灣政黨生態與政局發展

台灣人就是跟中國人不一樣

民進黨敗選主因是沒有切割「腐化」

惡棍假愛國之名大行不義

又見超級助選員?

奴才與狗

不是在選「蔣總統」

馬英九不切割法統勢力,難獲本土認同

美國應該尊重台灣捍衛主權的民意

外來勢力是一群「無根」的人

長昌配的效應

馬英九的邏輯概念出問題

馬英九弄錯了時空背景

從高市選舉無效案談司法威信

蔣介石的遺毒

民進黨人才多,非中國黨能比

不要逼候選人呼口號

外來族群與外來勢力

一個中國,兩個台灣

馬英九不要愚弄台灣人

謝長廷、馬英九與貞節牌坊

貪腐集團推動反貪腐?

台聯所扮演的角色

民進黨是輸在司法檢調單位

政客與媒體踐踏司法

外來勢力的殖民統治心態

失格富商與失意政客

除罪化心態的荒謬

台灣已瀕臨「暴民國家」的邊緣

藍營目標模糊化,如何維持現狀?

台灣的獨裁世界

常識不足的法律人

媒體顛倒看,台灣大危機

若是牧師殺了趙少康?

阿扁的點與面

民進黨的咱們、我們、我

人治與法治

國會侵犯直接民權

宋楚瑜最後的掙扎

台灣女人的束縛

反日與反台灣

連戰憑什麼向馬英九提箴言

李登輝又救了民進黨

連戰憑什麼向馬英九提箴言

內鬥與亡台

中心思想困擾國民黨

評KMT主席之爭

「棋子」命運的連戰

說馬英九笨的人才笨?

台灣人沒有義務幫敵人支付教育經費

詐騙共和國?

「賣台集團」的投降策略

奇怪耶!「主委」怎麼變成「那位」?

綠營只是突圍受挫而已

二○一二總統大選評析

台聯找到自己的路了

聚焦與模糊化

中國國民黨像極在野黨!

又是族群情結在作祟!

絕對台獨與相對台獨的衝擊

藍綠定位不同的「中華民國」

大老頭上能發光?

是合作或是殲滅?

謊言政治與一國兩制

表述「台灣人」的意涵

既然保馬,哪來挺宋?

國民黨有除弊魄力與決心?

國家元首有外國人子女才嚴重

起訴李的政治效應

不識台語之美的司法官

綠營的精神領袖

馬英九演錯了角色

民進黨的天王與小頭目

何不以許信良取代馬英九?

台灣救了蔣介石!

民進黨缺乏「宋楚瑜」

政黨不該為利益而傷害國家

中國國民黨在承受自己所造的業

體制外與體制內的互補

立委與官員出國能考察什麼?

由美國初選看民進黨柔性化

民進黨的危機在制度不能維護

林正偉案會不會是吳泰安案再現?

關中說謊•DPP改革•KMT政策賄選

中華民國害台灣

民進黨龍頭之爭

校園問題是台灣社會的噩夢

民進黨已有大黨的氣勢

由一一二六回顧三一九

五都選戰評析

五都的決戰點不在席次

召妓案不影響陳致中的選情

誰來監督不受選民監督的監察院?

馬集團的「何不食肉糜」?

由宋看出馬乃非領袖之才

陳前總統啊,市長候選人當然要談市政

馬團隊拋棄了「中華民國」

誰是中國黨獨裁腐化政權的共犯?

台北市的選局還未定型

政壇難得出現純真話

刻意宣揚台灣發展核武者居心叵測

小雞也可以抬母雞

高雄人感性,台北人理性

保台才須要能力

馬英九打的貪腐牌已失靈

不要臉的人最可怕

民進黨只學了半套中國國民黨

充滿仇恨 如何廢死?

陳致中疑案誰是贏家?

扁系組黨不是壞事

反共不反中的新思維

禁國旗!太過份了!

坑扁奇招

綠營應給台聯掌聲

州官真的放火了?

政壇切割黑道難

流亡政府與侵佔政府

避談族群,掩耳盜鈴

由黨主席選舉看英雄的舞台

警察忘了自己的任務

既非郭靖,更無黃蓉

施明德是國民黨的特務嗎?

由秋菊之爭診斷民進黨

執政黨錯在抗拒公投

由政治獻金看扁案

馬英九的最後一帖白虎湯

維持現狀,待機建國

騙子與政客

馬英九喚醒了台獨運動

藍綠諫言的差異

民進黨遠比國民黨笨

台灣留有殖民地的陰影

和解與雙贏

震馬者豈只胡志強?

違法亂紀哪來績優?

不必隨著雜音起舞

金溥聰可能成為民進黨救星

台獨新貴的舊思維

台灣的民主初露曙光

執政團隊還活在過去

坐享贓款怎麼會是清廉?

笨蛋的眼中多笨蛋

獨派幫了馬政府大忙

中國黨坑殺王金平的妙招

馬英九拖垮國民黨

郝龍斌的焦慮

既有證嚴,何求德蕾莎

台灣不能過度依賴美國

政務官說謊為「黑心學歷」漂白

民進黨不等於台獨

李登輝覺得馬英九幼稚

總統集權 坑殺外交

綠營公投的目標不在成功

馬政府違法亂政,卻又胡言亂語硬拗

加強白話文以挽救學生語文能力

先整修內部再擦亮招牌

美屬論讓民進黨喘一口氣

總統兼黨主席的玄機

民進黨且莫高興太早

健保能防弊就是好制度

由雲林立委補選看政治生態

馬家還存有帝王思想

台灣的司法屈服於政治?

不是朋友便是敵人?

馬英九缺乏學習能力

由達賴喇嘛來台看統派的演化

綠營邀達賴來台,替馬英九政府解套

既不會施政,又不諳作秀

馬政府已共產黨化

高金素梅何不拆掉義民廟?

獨派人士的茫然

綠營只依賴藍營犯錯而成長

台灣人為抗拒中國併吞而戰

台灣的防線被馬英九決堤

台灣地位未定論與台灣地位模糊論

由北社社長選舉看扁勢力消長

有知識,沒常識

政府效能馬不如扁乃肇因於主角的歸屬

第四權的墮落

綠營成也中國牌,敗也中國牌

葉金川應向郝龍斌請益

陳菊與綠色新社團漸行漸遠

馬政府將「中華民國」虛級化

金素梅拐騙原住民

蔡英文要裡子,不是面子

群眾運動一代不如一代

勿將群眾運動當作秀場

扮演國家的主人

成龍的嘴長不出象牙

馬英九要復辟奴才思想

蔣經國抗拒中共,馬英九勾結敵人

大安區立委補選評析

馬英九偷渡「一國兩制」

騙票比貪污可惡

中國併吞台灣的捷徑在經濟

今昔挺扁的局勢完全不同

法官不是上帝,定罪要靠證據

律師工作的特性

綠營的「先知」是褪色了

外國能做的台灣未必可做

監試制度應該廢除

王建煊應該去考司法官過權力癮

李登輝+施明德,入夢容易圓夢難

是誰誤了陳水扁?

台灣新危機與轉機

陳水扁之惡不在貪腐

官員與公僕

泛藍營該留意一下吃相

司法不能變成政治的工具

面對困境當先降低民怨

一個中國、半個台灣

陳水扁的官司無關台獨

黨外時代的靈魂復現

人民的信心崩潰

政務官與常任文官嚴重脫節

中國國民黨缺乏擔當

馬英九何不以英語發表政見?

李登輝的變與不變

雪中送炭應與司法切割

放棄政治,專注司法

陳水扁扮演政黨的角色

混淆司法權與監察權

陳水扁救了馬英九

請馬政府不要破壞社會生態的平衡

馬英九已連戰化

監察院應先防範自己腐化

今日的我與昨日的我

內閣需要相才,不是將才

馬政府填掉台灣的護城河

監試兩院人事任命的失焦

天災與人禍•政策錯誤與推卸責任

民進黨當自強,不要等人倒店

兒皇帝再現

監察院擴權的迷失

監試兩院人事任命評析

祥和政黨必勝鬥爭政黨

保釣問題考驗馬英九處理國政能力

中國國民黨消滅了「中華民國」?

馬英九面對的衝擊

考試委員任命平議

台灣立委當然應遵守台灣法律

馬英九不可能接受「以黨領政」

打手到底為誰工作?

馬英九跟謝長廷比,差多了!

蘇起是哪一國人?

2008大選勝負取決於馬、謝的差別

台獨運動角色的錯亂

烈士、奴才、狗

馬英九與陳哲男

老蕭的經濟處方

中國黨雙吳聯手夾殺王金平

中國黨外來政權犧牲農民

是討新債,非翻舊帳

人民的主觀意識與國家定位

台灣真的已經分裂成兩個國家

經濟統派的殺傷力

剛性政黨的特質

台獨運動應脫離「喊口號」階段

殊途同歸•停止內耗

「十一寇」為何會被點名?

台灣意識與民進黨的交集與聯集

勿助泛藍大惡打泛綠小惡

是憲法救了陳水扁嗎?

最佳的防守就是攻擊

中國、美國是台灣的宗主國、保護國?

「龜笑鰲無尾」的馬英九

台灣政壇邏輯的錯亂

馬英九搞不清楚中華民國與中國

余光中其實不懂年輕人的心

台灣不是中國國民黨的私產

樂得讓藍營廢監察院

民進黨內鬥,提前醞釀新領袖

司法與民主機制

台灣與南韓

反腐化是綠營之根

民進黨立委抗爭有理

NCC的糾葛只有制新憲才能解決

藍營的焦土政策討不到便宜

中共擺明了要以教育手段亡台

凍結監察權的迷失

親民黨要搞分贓政治與國會獨裁

台灣國民黨建黨的因果

意識形態之爭下的國會人事同意權

台灣國民黨建黨的因果

老二哲學

落地生根,認同台灣

王金平與佛無緣

不買房子哪來裝潢?

陳茂雄╱李登輝之友會全國總會執委、前考試委員、中山大學退修教授,台教會會員